國試論壇 - 釋字第771號解釋:繼承回復請求權實務見解之變遷
釋字第771號解釋:繼承回復請求權實務見解之變遷
司法趨勢2019/05/31 蔡瀚文 人氣:155
facebook分享
字級:

2018年12月14日,大法官們做出了釋字第771號解釋。

這號解釋終結了繼承回復請求權數十年來的混亂狀態,相當具備重要性,絕對是今年國考熱門考點!因此,本文將從這號解釋所宣告違憲的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730號民事判例及司法院37年院解字第3997號解釋出發,帶大家認識這段糾結了數十年的故事

判例、司法院解釋,還好嗎?

民法第1146條第1項規定:「繼承權被侵害者,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得請求回復之。」所謂「繼承權被侵害」其實並非指繼承權這個「身分權」被他人侵害,而是指「繼承財產」被他人侵奪。

由於我國民法採取的是當然繼承主義,亦即只要被繼承人一死亡,繼承人無須為任何表示即當然取得被繼承人之所有財產。所以繼承人本來就可以基於所有權人的地位,對侵奪遺產之人依民法第767條之規定請求返還或排除其侵害;但立法者為了保護真正繼承人,使真正繼承人能夠一次請求就概括地回復被佔有的標的物,特別制定了民法第1146條的規定,以另外賦予真正繼承人「繼承回復請求權」。

依照法理,請求權罹於時效後,權利並不當然消滅,只是債務人能取得抗辯權而已。因此,就理論而言,一旦繼承回復請求權罹於時效,只會發生「侵奪繼承人之遺產之人得於繼承人行使繼承回復請求權時,得主張時效抗辯」之效果;故繼承人仍能再依物上請求權主張權利,不因繼承回復請求權已罹於時效而受到影響,更不能轉而由表見繼承人時效取得繼承權。因為倘若不如此解釋,那麼繼承回復請求權將不僅不再是「給予真正繼承人額外的保護」,短期時效的規定反而還有損於真正繼承人的權利。

然而,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730號民事判例卻說:

「繼承回復請求權,……如因時效完成而消滅,其原有繼承權即已全部喪失,自應由表見繼承人取得其繼承權」

司法院37年院解字第3997號解釋也說:

「自命為繼承人之人於民法第1146條第2項之消滅時效完成後行使其抗辯權者,其與繼承權被侵害人之關係即與正當繼承人無異,被繼承人財產上之權利,應認為繼承開始時已為該自命為繼承人之人所承受。……」

在這個見解之下,無非是認為繼承回復請求權罹於時效的效果,竟是表見繼承人能取代真正繼承人而取得繼承權。這個見解除了明顯顛覆了時效制度之效果,甚至讓身分權可以被時效取得,如此的法學創見,可說是相當荒謬。

考其原因,黃瑞明大法官認為,這並不是因為當時的司法院及最高法院不了解時效制度,他們乃是基於以下兩點事由才做出這樣的院解字及判例:

(1)繼承人之身分應早日確定。

(2)如繼承發生已逾10年,如何認定繼承人之資格,恐有事實上之困難。

蓋傳統中國採行大家族制度,只要繼承財產還在同宗親屬名下,仍能被全部族人所共享,因此究竟誰才是真正繼承人倒也不是很重要。何況確定了繼承人之後,祖先可享祭祀,輕易變動繼承人之身分對祖先也相當不敬。最後,古代並不像現在有DNA鑑定技術,既然確定繼承人血統很難,不如就尊重既成事實。

然而,在科學進步的今天,我們的技術已經可以輕易認定繼承人的血統;而且以今日的社會來看,縱使侵害繼承權之人為死者親屬,也很難期待侵害者會使用此遺產澤及所有遺族。基本上,民國三、四十年時,最高法院及司法院做出如此判例及院解字的背景如今已不復在。也因此,最高法院自己似乎是也意識到這樣的見解實在是不太妥當,但他們又不想把這個判例宣告不再援用,乾脆想個法子避開本條之適用--也就是創造另一個判例直接把本條規定架空,即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592號民事判例。

在架空之後

這號判例說:「財產權因繼承而取得者,係基於法律之規定,繼承一經開始,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即為繼承人所承受,而毋須為繼承之意思表示,故自命為繼承人而行使遺產上權利之人,必須於繼承開始時,即已有此事實之存在,方得謂之繼承權被侵害,若於繼承開始後,始發生此事實,則其侵害者,為繼承人已取得之權利,而非侵害繼承權,自無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之適用。」

然而,由於被繼承人死亡前,繼承權根本還沒發生,自無從「侵害」繼承權;而判例又認為於被繼承人死亡後,也不可能侵害繼承權。是以,侵害繼承權的時點僅剩下「繼承開始時」,也就是在被繼承人斷氣的那一「瞬間」之侵害,才該當繼承權的侵害--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

於是,在這個判例之後,民法第1146條的規定實質被架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730號民事判例及司法院37年院解字第3997號解釋這兩個奇怪的見解也隨之消失。

釋字437與釋字771

以一個錯誤的判例去架空另一個錯誤判例的「恐怖平衡」,一直到民國86年才被破壞。民國86年10月17日,司法院做出釋字第437號,扭曲53年台上字第592號判例的原意,稱該判例只是將「自命為繼承人而行使遺產上權利之人,於被繼承人死亡時即已有侵害繼承地位事實之存在」的情形列為繼承權被侵害態樣「之一」,至於「繼承開始後」始僭稱為真正繼承人或真正繼承人始否認其他共同繼承人之繼承權,並排除其占有、管理或處分者,則是另一種繼承權被侵害之態樣,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亦得依民法第1146條規定請求回復之。

由於釋字437號,消失數十年的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730號民事判例重出江湖,一直到了去年年底,大法官才終於宣告這號判例走入歷史。從此以後,繼承回復請求權罹於時效的效果終於能回歸前面所敘述的法理判斷,只是適用上,大法官們補充了釋字第107號及第164號解釋,認為為了維護表見繼承人長期占有所形成之既有法秩序,且考量民法第1146條就繼承回復請求權設有時效之制度目的,故在真正繼承人依民法第767條規定針對不動產物權行使物上請求權時,仍應有民法第125條等有關時效規定之適用。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警察  警專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