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買便當也會變幫助犯!? —從德國法看我國中性幫助犯理論
買便當也會變幫助犯!? —從德國法看我國中性幫助犯理論
司法趨勢2019/05/31 李蕷 人氣:23
facebook分享
字級: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進行著日復一日的交流與活動,

是否曾想過當我們替別人買便當、開餐廳賣餐點、開商店賣木炭或菜刀都有成為幫助犯的可能?這些中性的、日常生活的舉止方式,在學說上稱為「中性幫助行為」...... 

通常中性幫助行為獨立出來看,都是無關犯罪的日常生活舉止,本身並非法所禁止的行為,但是一旦對正犯行為有所助益,是否製造出法所不容許之風險,而客觀上可將正犯之犯罪歸責予提供助益者?

舉例來說,某甲替朋友乙買便當本身只是中性的日常生活舉止,但若乙是犯私行拘禁罪而請甲買便當呢?雖然乙確實因為甲替乙買便當而可以更好地監禁受害者,意即甲此行為對乙的私行拘禁犯罪有所助益,但買便當的行為本身難謂製造任何法所不容許的風險。

那麼是否應該一概否定中性幫助行為受到歸責的可能性呢?也不必然。若是甲早知朋友乙在私行拘禁他人,難謂其為乙買便當的行為惡性輕微,全然無成立私行拘禁罪幫助犯的問題。那麼到底應不應該處罰中性幫助行為呢?本文從肯定其可罰性的基礎出發,以客觀歸責的角度,論述德國對客觀歸責的主、客觀理論標準,再行討論我國實務與學說的看法。

一、德國對客觀歸責之主、客觀標準[1]

客觀理論

此說認為應依個案判斷提供助益行為是否造成法所不容許之風險,接續判斷行為人所製造法所不容許的風險是否已實現。最後行為人之構成要件結果,尚需在構成要件效力範圍內始可歸責,具體而言,即須檢驗構成要件結果是否屬被害人自我負責或專業第三人專屬負責領域。

但此理論下無法解決假設性因果歷程的問題,舉例解釋之,若正犯的行為是殺人行為,縱使有被害人之後會因心臟麻痺而死的保留條件,其行為可罰性毫無問題,因為這種保留條件之假設在刑法上並沒有重要意義。但中性幫助行為本身與正犯行為不同,不一定創造法益侵害之風險,若是有其他保留條件,是否同樣不重要就是必須討論的問題。

主觀理論

為了解決上述自客觀角度判斷客觀歸責的問題,提出了主觀理論[2]:檢討各種情形下的中性或日常行為是否具有幫助故意,藉由幫助故意來判斷行為是否具備客觀歸責性。須從行為人主觀區分「確知」與「懷疑可能」正犯進行犯罪兩種情形來討論。在「確知」正犯已有犯罪的決意的情形,須檢視是否具有「犯罪關聯性」。

所謂具有犯罪關聯性指的是,提供助力之行為,除依賴正犯犯罪行為外本身並沒有意義,那麼客觀上就可歸責,幫助行為構成要件成立。例如:賣便當給私行拘禁的綁匪,賣便當之行為本身具有營生的意義,並不需要依賴私行拘禁犯罪才具有意義,這種情況下就欠缺犯罪關聯性。

那麼是不是所有賣家都不會成立中性幫助行為呢?也不是這樣。理論進一步解釋,一旦提供助力者已確知自己所提供的助力對某個具有犯罪性質的行為有促進效果,此提供助力行為即為可罰的幫助行為,不受提供助力行為有其他目的之影響。例如:賣菜刀給殺人者,商家一旦確知殺人者是為殺人而購買菜刀,商家賣菜刀之行為有促進殺人者殺人行為的效果,不因賣菜刀行為還有營生之目的而影響犯罪關聯性成立。

但有一個例外,在提供助益人的主要目的在為犯罪人之合法行為提供助益時,縱使該合法行為有其他違法之意義,仍然排除犯罪關聯性。例如:運送人載運工廠製造產品所需的原料,並確知工廠經營者在處理該原料時或處理完後的行為違反環境法規。運送人所提供之助益的對象乃合法之製造產品行為,即使有違反環境法之意義,仍然不影響工廠經營者將製造產品作為主要意義,因此這個助益行為,雖使環境犯罪得以實現,仍不具有犯罪關連性,運送人不成立幫助行為。

至於在提供助力者懷疑正犯有可能犯某罪的情況,適用信賴原則,除非他人的行為呈現出明顯的犯罪傾向,否則應可信賴他人不會故意實行犯罪行為。因此若他人的行為未呈現出明顯的犯罪傾向時,在懷疑之下提供助力行為尚屬法所容許的風險,不具有客觀歸責性。目前德國通說採此理論,實務的見解也慢慢轉向主觀理論。

二、 我國實務、學說

完成上述德國法對中性幫助行為之討論後,回歸我國實務與學說之看法,雖然許多學說上針對此問題提出看法,然而卻少有詳盡之論述,但主要似採取客觀歸責下主觀理論的看法[3]。實務多半看似遵循主觀理論,然而在判斷標準內涵的操作上卻有很大不同。

實務見解

最早討論到中性幫助犯的問題是在音樂網路分享平台ezPeer案[4],對於其會員傳輸、下載侵害著作權之犯罪,ezPeer所提供服務的行為是否構成上述犯罪之幫助犯。一審法院認定平台提供服務的行為是中性幫助行為,進一步闡釋其可罰標準:

「如果正犯的行為客觀上顯示正犯就是要從事犯罪的行為,而提供助力者也知悉時,提供助力的行為才能評價為刑法規定之幫助行為;反之,相對地,如果提供助力者不知道正犯如何去運用其助力行為,或只是認為其助力行為有可能被用來作為犯罪時,則其助力行為仍然不能被評價為刑法規定之幫助犯。」

本案到了第二審[5],仍然採用與一審相同之文字敘述標準,似乎是採取主觀理論之標準。最高法院[6]也曾對此表示意見:

「性質上應屬『中性幫助行為』,此種行為,縱認對於正犯行為有所助益,其所製造之風險亦屬可容許之風險,無法以刑法相繩。」

然而此判決卻僅只認為是中性幫助行為就不成立幫助犯,說理上似乎更倒退。

最近花蓮地院[7]引用上述ezPeer案的標準,雖然實務見解幾經波折,但似乎以ezPeer案提出的標準為有力見解。然而此見解卻未區分「確知」與「懷疑可能」之情況繼續討論,只是認定前者成立幫助行為,後者不成立,因此實際上與德國通說不同,這種見解下僅以提供助益人的認知事情能力區分,難以適當說明中性幫助行為可罰性。

解題思考方向[8]

雖然就中性幫助行為的爭點應該在哪個犯罪階層討論還有爭議,但是我們不論從我國通說或實務的有力見解來看,通常認為是客觀歸責的問題,因此探討此一問題時建議在客觀構成要件階層進行討論。

考生可從中性幫助犯之可罰性出發,提出肯定、否定與折衷三說。肯定說認為法條未特別限制幫助犯可罰性的範圍,日常的中性行為若與他人犯罪有關聯,則可罰。否定說認為日常的中性行為未對受威脅的法益增強法律上重要的危險,故不可罰,上述的最高法院也採此見解。

至於折衷說,多為我國通說所採,則是採上述客觀歸責下的主觀理論進行個案判斷。確信正犯犯罪之情況,判斷提供助益行為有無犯罪關聯性,排除提供助益是為合法行為的情形。在懷疑正犯犯罪之情況,原則上用信賴原則排除提供助益行為之客觀可歸責性。


[1]有關中性幫助行為理論更詳細的介紹參蔡蕙芳,P2P網站經營者之作為幫助犯責任與中性業務行為理論之適用,東吳法律學報第18:1期,2006年8月,頁66-74。
[2]此理論由Roxin教授提出
[3]參林東茂,<信賴原則的適用範疇與界線>,收於蔡墩銘主編,甘添貴副主編,刑法爭議問題研究,五南圖書出版公司,初版三刷, 2001 年 1 月,頁 135 之註 9。黃惠婷,中性行為之幫助性質,台灣法學雜誌,頁108-113。林鈺雄,<新刑法總則>,元照出版社,五版,2016年9月,頁484。蔡蕙芳,P2P網站經營者之作為幫助犯責任與中性業務行為理論之適用,東吳法律學報第18:1期,2006年8月,頁66-74。
[4]士林地方法院92年度728號裁判
[5]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訴字第3195號判決
[6]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494號判決
[7]臺灣花蓮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80號判決
[8]解題架構參黃惠婷,中性行為之幫助性質,台灣法學雜誌,頁110-113。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