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票中獎PO網被用APP領走—偽造與財產犯罪在科技時代的再思考 - 國試論壇
發票中獎PO網被用APP領走—偽造與財產犯罪在科技時代的再思考
司法趨勢2019/07/08 李蕷 人氣:345
facebook分享
字級:

這天,小明對中了一張五獎1000元的發票。

感覺頗受幸運之神眷顧的他高興的將發票拍照並上傳至臉書動態,並發文道:

「最近真是受幸運之神眷顧,好幾張發票都對中了獎,今天還對中一張1000元的!!
 #好幸運 #炫耀文」
發文後小明開心的準備出門兌換發票,豈料當他持發票向便利商店兌換時被告知發票已遭兌換。小明不可置信的說:「不可能!我又沒領過!」店員提醒他:「你的發票可能是被人用財政部的APP領走了!」

這時小明才知道,原來是自己上傳在臉書的照片因為忘記遮住QR Code而被人用APP掃描盜領走了。小明連忙去警局報警,想找出是誰盜領他的大獎、毀了他快樂的一天。

最後找到了在財政部APP實名認證帳戶的小華,原來小華看到了小明上傳的發票照片,突發奇想用財政部兌發票的APP掃描小明的發票,將發票存入帳戶中的發票存摺後領走小明的統一發票獎項。[1]找到犯人讓小明非常開心,希望小華可以受到刑法的懲罰,小華有可能成立什麼罪呢?

一、先從偽造系列犯罪來看...

(一)APP帳戶中的統一發票紀錄是文書嗎?

小華將小明的發票存入自己於APP的發票存摺中,所得到的統一發票紀錄性質為何?

文書須具備以下特質:「有體性」、「持續性」、「文字性」、「名義性」及「證明性」,即文書必須附著於有體物上、且必須持續一段時間、以文字或符號表示、可看得出是由誰製作、能證明權利義務關係或法律上重要的事項。

可是儲存在APP中的紀錄並非附著於有體物上,而不具有體性非為「文書」。然而統一發票紀錄是否為準文書呢?

依刑法第220條第2項:「錄音、錄影或電磁紀錄,藉機器或電腦之處理所顯示之聲音、影像或符號,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亦同。」

雖然條文僅規定「聲音、影像或符號」,而未及於「文字」,然其僅係例示性的規定,凡足以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不論其係以何種形式表現於外,均應包括之[2]。在本案中儲存在發票存摺中的統一發票紀錄不只記錄了交易金額、購買商品項目還有統一發票編號,其中統一發票編號可以進行兌獎,而APP中的統一發票紀錄若是中獎可以直接發放款項到綁定的金融帳戶,故雖然以文字記錄,但因為亦足以表達其用意證明其中獎人之地位,是刑法第220條第2項所謂之準文書。

(二)掃描小明上傳的發票QR Code存入自己的發票存摺是偽造行為嗎?

偽造行為依意義的不同可以分為二種:「有形偽造」、「無形偽造」。

就有形偽造而言,所指涉的是無製作權之人冒用他人名義製作文書,使文書的製作人在形式上與實質上不一致之行為;而無形偽造則是指行為人製作了內容反於真實的文書,然而反於真實的偽造不一定會破壞公共信用(例如:在問卷填假地址),因此常只處罰特定身分之人對執掌文書虛偽記載,例如: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業務上登載不實罪等。

依上述,小華的行為不可能成立無形之偽造。只能討論無製作權而冒用他人名義製作文書的有形偽造。小華掃描小明上傳的發票QR Code而製作出存於發票存摺的紀錄,其非為商品買受人而無將發票存入發票存摺之權限,而以掃描QR Code的方式製作虛假的電子發票紀錄乃偽造行為。

故本案中,小華上述行為該當偽造準文書之罪(刑法第201條、第220條第2項),無阻卻違法事由、具有罪責,成立本罪。

二、再從財產犯罪來看…

(一)被害人是誰?

獎金被領走是誰的損失呢?必須討論的是政府對於小明是否還有給獎義務,從統一發票給獎辦法第3條來看,政府有給付中獎人獎金的義務,而依本辦法第5條規定了「中獎人」是誰,雖然本條第1項第2款但書[3]規定用財政部的APP領獎的人即是中獎人,但是依據辦法第5條第1項本文:「中獎統一發票,已載明買受人者,以買受人為中獎人;未載明買受人者,其中獎人如下:…」可知,中獎人原則上是買受人,只是在無法證明時才以下列款項事由認定。

所以雖然小華用APP領獎,但是真正買受人是小明,而且在還持有發票憑證的情況下,政府有給付義務的對象(中獎人)應該是小明,就算小華以APP先領走獎項,政府仍須對小明給付獎項。因此可以說小明並沒有任何財產上的損害,並不會成為財產犯罪之被害人,根本無法向小華提起告訴。

在此,真正受有財產損害的應該是政府,而可依統一發票給獎辦法第15條[4],向小華追回獎金。以下就小華以APP冒領發票獎項之行為對政府造成的損害討論是否構成犯罪。

(二)成立竊盜罪(刑法第320條第1項)?

小華領走不屬於自己的獎項,易政府對獎金之持有為自己之持有,然而是否為未經政府之同意仍有疑問,因為小華確實是依據該APP之使用規則領到獎項,是否可以認為政府依據使用規則已有同意?

在此,我們回歸上述對中獎人的定義,政府根本沒想將獎金給與小華,是小華利用了使用規則的漏洞,並不具有同意。然而竊盜罪是保護個別財產之犯罪,也就是保障對個別特定財產的所有權利益,所以本罪之保護客體僅限於動產,並不及於單純的利益,而發票獎金只是單純的利益,因此並非本罪規範客體,小華之行為並不會該當本罪。

(三) 成立詐欺罪(刑法第339條第2項)?

既然取得的財產是單純的利益,小華自然不構成個別財產的犯罪,只能討論侵害整體財產之犯罪,這類犯罪注重的不是財產的使用價值而是交換價值。也就是說,是否對於被害人之整體財產總值有所減少,而詐欺罪正是此類犯罪的典型。

詐欺罪之成立,必須行為人施用詐術使「相對人」陷入錯誤而交付財產,即使小華依據APP的使用規則領獎,卻並非上述定義的中獎人,故可說是做成一個與事實不相符合的主張,而為施用詐術。

然而他施用詐術的對象可以說是向相對「人」施用詐術嗎?因為小華是直接使用APP領取獎項,並沒有向政府的代表人施用詐術的可能[5],也不可能對於人的意思形成自由造成侵害,因此小華之行為也不該當本罪。

(四)成立自動付款設備詐欺罪(刑法第339條之2第2項)?

既然並非是對人之詐欺,那是否構成不正利用自動付款設備罪呢?財政部的APP能夠設置為驗證發票後自動轉帳至綁定金融帳戶,但是APP可以被認為是自動付款設備嗎?觀本條之立法理由:「利用電腦或其相關設備犯詐欺罪,為常見之電腦犯罪型態」,似乎將所有自動付款之電腦、相關科技設備都認為是本罪之自動付款設備,故使用APP之情況下,若有自動匯入金融帳戶的設置可認為是自動付款設備。至於小華利用APP使用規則漏洞之行為是否為不正方法?不正方法之解釋學說上有爭議,以下分述之:

1. 強調詐欺特性之解釋:解釋本條的不正方法限於使用自動設備之行為「與詐術相當」,即若行為人面對的是自然人而不是機器,其所使用的方法是否會被評價為「施用詐術」。在這說之下,如上述,小華利用APP做成一個與事實不相符合的主張,而為施用詐術,所以構成不正方法。

2. 主觀化的解釋:認為凡一切處分權人明示或可得推知之意思的行為,即屬不正方法。在本案中,獎金的處分權人為政府,雖然小華的行為符合APP的使用規則,卻不能認為符合政府的意思,依此說,小華的行為也會被認為構成不正方法。

3. 強調設備使用規則的解釋:認為不正方法是指行為人透過不合使用規則的方式影響電腦程式的情形,並不要求使用者有權利。依此說,小華是依照APP使用規則兌換獎項,因此並非不正方法,不該當本罪。

4. 強調取得來源的解釋:依此說需討論的是,小華取得辨識中獎人身分的發票憑證認證之方式是否受到刑法處罰,以決定是否為不正方法。在前述掃描小明PO的發票QR Code存入自己的發票存摺的行為,已認定會成立偽造準文書罪,為受刑法處罰之方式,故小華之行為乃不正方法。

所以依上述學說,只有採強調設備使用規則之解釋下,小華之行為不該當不正方法之要件。若認為小華之行為該當不正方法,小華對於上述行為具有故意,且具有將獎金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本罪構成要件該當,小華無阻卻違法事由、具有罪責,成立本罪。

三、 結論

小華利用掃描小明上傳的發票QR Code存入自己的發票存摺之行為成立偽造準文書罪,但為領走統一發票獎項所使用之不正方法,包括於使用自動付款詐欺罪中,乃視其與罰之前行為,只論以使用自動付款詐欺罪。


[1] 事實改編自新聞,資料來源:https://news.tvbs.com.tw/life/1127637(最後瀏覽日期:2019/06/14)。
[2] 相同見解參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2121號判決。
[3]「二、中獎電子發票證明聯持有人。但使用行動裝置下載財政部提供行動應用程式完成五獎或六獎領獎程序者,為中獎獎金匯入之金

 

12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勞工行政  勞資關係  勞工立法  就業安全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