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及第5款適用上之異同 - 國試論壇
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及第5款適用上之異同
司法趨勢2019/08/21 宸然 人氣:64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前言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結果採丙說,認為民事訴訟法(下同)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因可利用原訴訟資料,除有礙於對造防禦權之行使外,得適用於當事人之變更或追加。在第二審依第446條第1項適用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變更或追加當事人,須於對造之審級利益及防禦權之保障無重大影響,始得為之,以兼顧當事人訴訟權益之保障及訴訟經濟之要求。

可見實務已明確表示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適用範圍並不限於客觀訴之追加、變更,故原告若欲於訴訟中追加或變更當事人,除依同法第1項第5款「該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時,追加其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者」外,亦可援依同項第2款為追加或變更,在第二審依第446條第1項準用第255條第1項第2款之情形,則須於對造之審級利益及防禦權之保障無重大影響,始得為之。

或有疑問者為,既然第255條第1項第5款已有主觀範圍之追加變更規定,為何學說及最高法院仍認為同條第1項第2款亦應解釋為可適用於追加變更當事人之情形?在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做成後,第1項第2款及5款之適用情形有無不同?兩者之區別為何?是否有疊床架屋之虞?本文以下將逐一探討之。 

二、 第五款當事人變更追加之適用

第255條第1項第5款規定,該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時,得追加原非當事人之人進入訴訟。實務上最狹義的見解認為僅限於適用固有必要共同訴訟之情形,即訴訟標的必須合一確定外,且依法律之規定必須數人一同被訴,否則當事人之適格即有欠缺者,始有依據第5款為變更追加當事人[1],於反訴被告之追加亦為同一解釋。

實務尚有其他見解,認為數人在法律上各有獨立實施訴訟之權能,而其中一人起訴或一人被訴時,所受之本案判決依法律之規定對於他人亦有效力者,亦有第255條第1項第5款、第446條第1項之適用[2]。反之,若各共同訴訟人所應受之判決僅在理論上應為一致,而其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非在法律上對於各共同訴訟人應為一致之判決者,不得解為該條款之必須合一確定[3]。

本文以為,究竟第255條第1項第5款之「合一確定」應如何解釋,應探求訴之追加、變更制度目的予以解釋,蓋其係為保護原告之程序利益及有助於訴訟經濟,避免另行起訴之勞時耗費並有助於紛爭徹底解決,且在原告起訴時存有難以期待其正確特定當事人或標的情事時,透過訴之追加變更制度使其能於訴訟上隨程序進行中,依據審理狀況做適當之調整。

因此從整體紛爭解決以觀,相較於另開訴訟,在原程序追加新訴之方式較節省勞力、時間、費用,且不致過度侵害被告防禦權及程序利益時,基於訴之變更、追加制度目的,擴大訴訟制度解決紛爭之機能,第255條第1項第5款之當事人追加,應包括追加當事人後成為固有必要共同訴訟及類似必要共同訴訟之情形[4]。但附帶一言當事人變更追加仍須注意被告之利益,避免其訴訟上之突襲使防禦權遭受侵害,以及考量因訴之追加變更而所造成程序拖延。 

三、第二款當事人變更追加之適用

第255條第1項第2款則是適用於「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之狀況,實務認為係指追加之訴與原訴之原因事實,有其社會事實上之共通性及關聯性,而就原請求所主張之事實及證據資料,於追加之訴得加以利用,且無害於他造當事人程序權之保障,即變更或追加之訴與原訴之主要爭點有其共同性,各請求利益之主張在社會生活上可認為同一或關連,而就原請求之訴訟及證據資料,於審理繼續進行在相當程度範圍內具有同一性或一體性,得期待於後請求之審理予以利用,俾先後兩請求在同一程序得加以解決,避免重複審理,進而為統一解決紛爭者始屬之[5]。

最高法院106年度第13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其一重要性在於確立本款亦可適用於主觀範圍之訴之追加變更,然本文以為縱未做成本決議,觀第244條第1項可知訴之三要素包含:當事人、訴訟標的、訴之聲明,故三要素有其一有變更、追加,即構成訴之變更、追加,故同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條文既未限定僅適用於客觀範圍之追加變更情形,應認為只要符合「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之要件,不論主觀範圍或客觀範圍訴之變更、追加,皆可適用。

四、代結論:第二款與第五款之比較

第255條第1項第2款及第5款,雖皆有用於追加、變更當事人之可能,然第2款除主觀範圍外更可用於客觀訴之追加、變更,其重點在於請求之基礎事實是否同一,即原請求之訴訟及證據資料可否期待於後訴加以援用,另在第二審依第446條準用第255條第1項時須注意被告之審級利益和防禦權保護;第255條第1項第5款依其文字則僅可用於追加或變更當事人,然不僅限於固有必要訴訟之類型,類似必要共同訴訟在制度目的解釋下亦可適用。此兩款分別針對不同之情形予以規定,並無互斥或衝突。蓋一訴訟中可能發生得於追加部分援用原訴訟資料之請求基礎事實同一情形,且所追加之當事人同時構成固有或類似必要共同訴訟,此時應尊重當事人之意思,依其所提出之主張及事證審查是否符合追加或變更之要件。訴之追加變更制度目的在便利當事人利用同一訴訟程序徹底解決紛爭並維持公益層面之訴訟經濟,故確立民訴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於主客觀範圍皆可適用之原則,並無造成規定疊床架屋之虞,毋寧係更擴大紛爭一次解決之制度功能,便利當事人利用訴訟制度。


[1]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抗字第228號裁定。
[2] 臺灣高等法院105年重上字第332號民事裁定。
[3] 最高法院87年度台抗字第137號民事裁定。
[4] 沈冠伶,當事人之追加─最高法院九十一年度台抗字第八號裁定之評釋,月旦法學雜誌第126期。
[5]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抗字第107號裁定。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勞工行政  勞資關係  勞工立法  就業安全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