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修正條文評析 —以第185條之3為中心 - 國試論壇
刑法修正條文評析 —以第185條之3為中心
司法趨勢2019/08/21 冬宇 人氣:205
facebook分享
字級:

今年(108年)5月可說是刑法修正大月,總共歷經了三次的修正(5月7日、5月10日及5月31日),而本文將針對第三次修法的部分進行說明,此次修法僅增訂一項規定,即刑法(以下同法省略之)第185條之3第3項再犯者加重法定刑之規定。

一、第185條之3「醉態駕駛罪」之修正

(一)新舊法對照


(二)修法重點

1.修法增訂了第3項再犯者加重其刑的規定,且係直接增訂更高的法定刑刑度「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然而此條項增訂再犯之規定若無詳加理解,會讓人以為只是第47條累犯的特別明文規定,但此條的再犯加重規定其實完全與第47條累犯要件不相同,以下表格比較之:


(1)由表格可知,第47條累犯與本條項最大不同處在於第47條不僅須「有罪判決確定」(不能僅是緩起訴處分確定),且須受徒刑之宣告並有實際執行者;然而本條增訂部分僅需「有罪判決確定或經緩起訴處分確定」,這樣的立法完全不符合累犯之加重目的,亦即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因此我們不能將此條項增訂部分與第47條規定畫上等號。

(2)另外,本條項增訂只要五年內曾經緩起訴處分確定後又再犯即可按較重法定刑論處,若思及緩起訴處分確定亦即代表著該案未經法院審判程序判決有罪,按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推定其為無罪。」此乃憲法層次之基本原則,若前次行為未經有罪判決確定,何來「再犯」可言,此一規定有違無罪推定原則之虞[1]。

(3)再者,基於刑罰特別預防之目的,本條僅以「五年內曾經有罪判決確定者」為加重法定刑之對象,未以行為人是否已執行徒刑完畢為必要,或是否曾施以第89條戒癮治療之保安處分為要件,而一味加重法定刑,亦有違反罪責原則之虞。

(4)最後,縱使我們認為本條項與第47條即為不同的特別累犯規定,無須與第47條相比較,惟我們仍須注意第47條始於今年2月22日,於釋字第775號解釋宣告其不按情節一律加重之規定有違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2],而本條第2項於民國100年增訂加重結果犯之處罰後,學理上針對實務見解過度濫用此條項處罰空間的疑慮即一直存在(行為與結果實質關聯性[3]),而此條修法增訂亦僅針對加重結果犯部分提高法定刑,且是建立在可能違憲的要件範圍內(無罪推定原則、罪責原則),本文認為此條的爭議並不會隨著總統公布施行後戛然而止。


[1]許澤天,論2019年春季的酒駕制裁修法,月旦法學教室,201期,2019年7月,頁64-65。
[2]釋字第775號解釋:「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有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不生違反憲法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問題。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於此範圍內,有關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修正之。於修正前,為避免發生上述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3]例如行為人雖有酒駕行為在先,但行為人之所以會發生交通事故並非必然來自於酒精影響,可能有其他主因。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勞工行政  勞資關係  勞工立法  就業安全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