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債權之消滅時效 - 國試論壇
利息債權之消滅時效
司法趨勢2019/08/29 沐山 人氣:435
facebook分享
字級:

壹、案例事實

大學畢業生甲頗有商業頭腦,看準未來手搖飲將有龐大市場,為創立屬於自己品牌的手搖飲店,於民國80年3月5日向乙銀行借款新台幣(下同)100萬元,約定清償期為90年3月5日,並約定年息6%(單利),遲延利息亦為6%(單利)。然數年過去,乙銀行均未向甲請求利息,甲亦因長年旅居外國,積極開闢海外市場,而忘記於台灣尚有該筆與乙銀行之借貸,故於約定之清償期限屆至時,甲就其借貸之本金與利息均未予清償。

107年時甲已於海外取得成功,並歸台大肆展店,乙銀行始發覺甲該筆借款尚未償還,遂於107年7月6日訴請甲給付上開借款本息及遲延利息。就此,甲為時效抗辯,認為其就該100萬元本金已時效完成,已無清償責任,且其利息債權應隨同本金時效消滅,亦無須清償。乙銀行則主張其仍得就甲為時效抗辯前已發生而尚未罹於時效之利息為請求,試問何者有理?

貳、爭點概述

本文所涉及之問題在於本金債權之時效抗辯,對利息債權與遲延利息債權有何影響。故從以下兩個債權之不同面向分述之:

(一)利息債權之性質與消滅時效?

(二)遲延利息債權之性質與消滅時效?

參、爭點分析

一、利息債權之性質與消滅時效?

(一)實務見解

按最高法院99年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見解[1],利息債權因屆期與否可分為「已屆期之利息債權」及「未屆期之利息債權」,並因此異其性質。

就前者而言,實務見解認為,已屆期之利息債權乃具有「獨立性」之請求權。惟究其內涵,該獨立性應指其消滅時效之計算始點,係獨立於本金債權,另外自該利息債權屆期時起算。次依民法第126條規定,其消滅時效之期間僅為5年之短期時效,然其性質上仍屬「從權利」,再依民法第146條具有「消滅上的從屬性」,故於本金債權因時效而消滅時,縱其5年之短期時效尚未完成,其請求權仍應隨同本金債權消滅。

就後者而言,實務見解則認為,未屆期之利息債權並「無請求權」,亦無請求權時效之是否完成之問題,似認未屆期之利息債權尚無權利性,相較於具有「獨立性」之已屆期之利息債權,僅係隱含於本金債權之部分。

(二)學說見解

有學說見解認為,利息債權可分為「已發生之利息債權」與「未發生之利息債權」,而所謂「已發生」應係指債權已屆期者。前者係具有「獨立性」之債權,其請求權本身、消滅時效之起算與期間獨立於本金債權,於本金債權因時效消滅時,已發生之利息債權亦不隨同消滅[2];而後者則應為相反之結論。

另有學說見解認為,「未發生(屆期)之利息債權」又可稱為「基本權」,係債權人對於債務人,得定期請求給付利息之「抽象的權利」,具有從權利之性質,故於本金債權因時效完成而消滅時,應隨同消滅;而「已發生(屆期)之利息債權」,則可稱為「支分權」,係債權人對於債務人,得具體按期請求給付之「具體的請求權」,其時效起算與期間皆獨立於本金債權[3]。

惟於本金債權因時效而消滅時,僅具支分權性質之利息債權是否隨同消滅,學說上仍有分歧:有認為此時仍應依民法第146條認為該支分權仍應隨同消滅者[4],亦有認為此時支分權已具有時效計算上的獨立性,自不宜受本金債權時效完成而影響[5]。

此外,更進一步的問題則是,「本金債權時效完成後」始屆期之利息債權之性質為何,有學者認為,於本金債權完成前,該期利息債權仍屬具有從屬性之「基本權」,故於本金債權因時效抗辯而消滅後,該等利息債權應依民法第146條隨同消滅[6]。

二、遲延利息債權之性質與消滅時效?

(一)實務見解

按最高法院99年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見解,遲延利息債權與為本金債權收益所約定之利息,於性質與消滅時效之認定上並無特別區別,皆依該利息債權屆期與否,而異其性質與時效之認定。

(二)學說見解

有學說見解則認為,遲延利息債權屬本金債權之債務不履行責任,其消滅時效之起算應自本金債權債務不履行時起算,且適用民法第126條之5年短期時效,惟於本金債權因時效抗辯而消滅時,因債務人已不負遲延責任,該遲延利息自應溯及既往隨同消滅[7]。

肆、本題分析

一、本金債權部分

(一)依題示,甲與乙之借貸清償期為90年3月5日,於期間屆滿後乙皆未向甲為清償之請求,遲至105年7月6日乙始訴請甲為清償。準此,依民法第125條,該筆本金債權已罹於15年之時效,故乙對甲之300萬借貸請求權,應於甲為時效抗辯時消滅,甲之抗辯有理由。

二、利息債權部分

(一)甲乙間除本金債權外,尚有約定6%年息,惟該等利息債權是否因本金債權之時效完成而隨同消滅,實務、學說容有不同見解。

(二)實務見解

(1)按99年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見解,已屆期之利息債權雖具部分獨立性,惟仍屬從權利之性質,又依民法第146條規定,主權利因時效消滅者,其效力及於從權利,又未屆期之利息債權,則無獨立請求權可言。

(2)本題乙起訴時已屆期之利息債權,雖有其獨立之時效期間與起算點,然於消滅上仍從屬於主債權,故甲為本金時效完成之抗辯時,依上開實務見解與規定,已屆期之利息債權亦隨同消滅,甲之抗辯有理由。

(三)學說見解

(1)有學說見解認為,已屆期之利息債權已具有移轉與時效計算上的獨立性,屬支分權之性質,故不應認屬從權利而適用民法第146條,受本金債權時效消滅之影響,而應依民法第126條適用5年之短期時效,就其獨立之時效起算點與期間認定之。惟於本金債權時效完成前尚未屆期,嗣後始屆期者則應屬基本權,應適用民法第146條,隨同本金債權時效完成而消滅。

(2)本題本金債權係於105年3月5日時效完成,依上開學說見解與規定,於此前已屆期之利息債權應具有獨立性,而不隨同甲之本金債權時效消滅,僅於此之後始屆期者,具有從權利之性質而隨同本金債權消滅。準此,乙仍得就107年7月6日始起訴時,尚未罹於5年短期時效之利息債權為請求。

三、遲延利息債權部分

(一)實務見解

按最高法院99年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之見解,遲延利息債權與利息債權並無不同,故依前題所述,甲為本金之時效抗辯時,已屆期之遲延利息債權亦隨同消滅,甲之主張有理由。

(二)學說見解

(1)依學說見解,遲延利息債權乃本金債權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於本金債權時效完成抗辯時,因本金債權請求權消滅,自無遲延責任可言,故亦毋須負擔遲延利息之清償責任。

(2)本題甲為本金債權之時效抗辯後,依學說見解,甲對乙亦無遲延責任,故乙對甲不得主張債務不履行之遲延利息請求權,甲之主張有理由。


[1]最高法院99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節錄:「利息債權為從權利。已屆期之利息債權,因具有獨立性,而有法定(五年)請求權時效期間之適用。而主權利因時效消滅者,其效力及於從權利,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定有明文。此從權利應包括已屆期之遲延利息在內。此觀該條文立法理由:『謹按權利有主從之別,從權利之時效,雖未完成,而主權利既因時效而消滅,則從權利亦隨之消滅,此蓋以從隨主之原則也』亦明。蓋僅獨立之請求權才有其獨特之請求權時效期間,未屆期之利息,債權人既無請求權,自無請求權時效期間是否完成之問題。
[2]陳聰富,民法總則,2014年,頁424。
[3]孫森焱,民法債編總論上冊,2012年,頁398-399。
[4]孫森焱,前揭註3,頁399。
[5]林誠二,原本與利息請求權在時效上之牽連問題,月旦法學教室,2016年,第160期,頁14。
[6]林誠二,前揭註5,頁14。
[7]孫森焱,前揭註3,頁399。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