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自由行為的論罪架構—諸學說的介紹與現行法的詮釋 - 國試論壇
原因自由行為的論罪架構—諸學說的介紹與現行法的詮釋
司法趨勢2019/10/14 韓昌軒 人氣:131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前言—問題意識

原因自由行為(actio libera in causa)的問題在於,在行為人在因自行招致之無責任或限制責任之狀態下,著手實行犯行,此時在行為時並無完整的責任能力,依據刑法第19條第1、2項1 ,應該適用相關減免刑責的規定。此即「犯行與罪責同時性原則」。不過如此一來,則不啻刑法鼓勵行為人利用限制或無責任能力的狀態實行法定犯行,有違刑法的「法益保護機能」,故應就有探究是否有處罰的正當理據,若有其成立犯罪之要件為何。

讓我們來看一個例子。

【例一】2 

甲知其酒品不佳,酒後常有失控舉動。某日與好友乙喝酒,甲認為自己應該不會在酒後有失控舉動。酒過三巡之後,甲陷入酩酊狀態(事後確認無責任能力),與乙一言不合,甲乃毆打乙致死。

在本案中,傷害行為(構成要件行為)之開始乃在於甲陷入酩酊狀態後毆打乙之行為,亦即「結果行為」。而前階段導致其陷入無責任能力狀態的喝酒行為(原因行為),理論上並非刑法考慮的重點。不過,若謹守傳統的論罪架構,而認為甲於結果行為時因不具備責任能力而無罪,則難以保護乙的生命法益,形同鼓勵欲犯罪者先讓自己陷入無責任能力再進行犯罪。

本文以下將依序介紹原因自由行為論罪的相關理論,包含構成要件模式、例外模式等,最後在從現行法第19條第3項的角度抉擇以上理論。

二、構成要件模式

以構成要件模式來正當化原因自由行為的處罰,其共通想法在於,將「構成要件行為時」從結果行為提早到原因行為。其理論有二:道具理論與前置理論。

(一)共通的成立要件

不論是道具理論或是前置理論,皆要求行為人於原因行為時對於「自行招致責任能力之欠缺」(簡稱A故意)與「在此責任能力狀態下為結果行為侵害法益」(簡稱B故意)皆須具備故意,若欠缺對於任何一者的故意,僅能論以過失犯。此即「雙重故意的要求」。目前亦為我國通說。

以【例一】為例,在甲喝酒時(原因行為)其主觀上知道其本身喝酒後容易陷入酩酊狀態,故具備A故意,但同時(原因行為時)並無殺乙之故意,若可以認定有過失,則可以成立過失致死罪。

再舉一例。
       
【例二】

甲計畫晚上七點殺乙,未料乙加班未於七點出現,甲在原地等待並開始喝酒,並經意的一杯接一杯,直至酩酊(無責任能力),之後在此狀態下殺乙。
     
在本案中,甲並無使自己陷於無責任能力的預見,不具備A故意,雖在原因行為時即具有殺乙之故意,但亦僅能成立過失致死罪。

(二)兩說的不同理據

1. 道具理論

道具理論又稱為「間接正犯類似說」。本說的論點在於,行為人於原因行為階段利用後階段欠缺行為能力之人遂行犯行。本說為目前通說,惟學說上有不同意見3

間接正犯可以分為「錯誤支配」與「強制支配」。前者指利用人對於被利用人有優勢認知,此時被利用人雖然具有完整的責任能力,但並不知道犯行的因果流程中的關鍵性因子,在此狀態下被利用人利用以達成犯罪目的。後者又可以分為兩種類型,其一是被利用人具有完整責任能力,在受到利用人的強暴脅迫,而在無選擇可能性的狀態下侵害他人法益;第二種則是利用人利用無責任能力之被利用人侵害法益。道具理論雖然並未點名到底其所比擬的間接正犯屬於何種類型,但參照上述理解應該可以肯認「行為人在原因自由階段利用結果行為階段之無責任能力之自己遂行犯罪」,作為道具理論將原因自由行為論罪的正當化理據。

問題在於在「利用無責任能力人」的間接正犯類型,無責任能力人不一定無他行為的選擇可能性。此時學說上有二說,一是主張具體認定被利用人的他行為可能性,二是主張負責原則說,亦即是否受到利用人支配不是事實問題,而是規範性的考量,只要是利用規範上被認為無法自行負責之人(例如其實已經很成熟的13歲小孩,事實上可能已經有他行為的選擇可能性)仍舊成立間接正犯。

道具理論不可能採取前者,因為其並不主張具體認定結果行為時行為人的意思能力是否仍具備。但若採後者,則其僅能適用在「無責任能力」之情形,於「限制行為能力」之情形並不適用,顯然不合於原因自由行為的論罪需求(參照刑法第19條第3項)。

另外,採道具理論或間接正犯類似說,在己手犯的情形有論罪的困難。

【例三】

甲參加婚宴,明知之後將開車回家,仍舊痛飲數十杯高粱,於開車回家時不勝酒力,酒測值超過0.55毫克。檢察官起訴刑法第185-3條之不安全駕駛罪,甲抗辯在駕駛時(構成要件時)即已無責任能力。

本案中,刑法第185-3條之罪通說認為屬於己手犯,己手犯原則上不能適用間接正犯之理論論罪。不過,在此也暴露出屬於構成要件模式的共通問題,亦即在構成要件行為較為明確的定式犯罪,如何可能將構成要件行為在前置於原因行為?

2. 前置理論

前置立論的論點在於,若「原因行為」與「結果行為」及「法益侵害」之間有條件因果關係,則可以認定構成要件行為之起點在於原因行為,而逕以之為認定責任能力之時點。

以【例二】為例,若從條件因果關係的角度檢視原因行為(喝酒)與結果行為及法益侵害(陷入酩酊之狀態進而毆打乙致其死亡)之間的關係,則應該如此問:「若甲不喝酒,其是否『仍有責任能力,且不會殺乙』」,不過甲在原因行為階段,甲就有殺乙的故意,實在難以認定不喝酒就不會殺乙。故前置說將此問題改成:「「若甲不喝酒,其是否『仍有責任能力,或不會殺乙』」。亦即前置說要求「盡可能詳細的描述結果」,而在檢視原因行為與結果行為與侵害法益之間的條件因果時,不要求「若無原因行為即無法益侵害」,僅要求「若無原因行為即不會在某狀具體狀態下侵害法益」。結果是,若甲未喝酒縱使其殺乙,也不會是在無責任能力的狀態下殺乙。但如此改造條件因果關係,僅能證成原因行為與促成結果(已死亡)的某種效應(酩酊)之間有因果關係,難以正當化原因行為與法益侵害之間的關聯性。4    

另外,前置說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認定原因行為僅因為條件因果就可以成為構成要件行為的起點。如此僅以「結果關聯性」來認定行為的不法內涵,完全不考慮行為本身是否超出法所不容許的風險(行為非價),已經偏離當代刑法的主要論罪架構。喝酒行為本身並沒有法益侵害的危險性,縱使行為人在喝酒時即已在構想未來的殺人行為,此際連預備行為都算不上,如此前置的認定行為,已經有處罰犯罪思想的疑慮。 5

三、例外模式

(一)兩種學說

例外模式的重點在於,不同意構成要件模式將犯行開始之時點前置至原因行為時,而謹守結果行為作為構成要件行為時點,但認為在一定條件下,責任能力欠缺的相關規定於結果行為之論罪應該目的性限縮6而不與適用。

就其理論而言有二說,其一是「罪責要件前置說」,其二是「責任減免事由排除適用說」。前說的想法是,在實行構成要件行為時,行為人之責任能力欠缺,如果是自行招致者,可以將責任認定的時點前置到原因行為階段,即以原因行為階段的責任能力補充之。後者的想法是,構成要件不僅僅是行為規範,亦包涵「保持自我之責任能力,避免因無該能力而違反行為規範」之不真正義務,而此不真正義務的違反將導致行為人不能援引責任能力欠缺的規範減免刑責。兩相比較,應採後說。蓋前說直接忽略同時性原則的要求,且後說有較切合我國刑法規定之優點。 7
       
(二)原因自由行為的成立要件8 

若採取例外模式的論罪架構,其成立要件為何?可分為客觀因果關係與主觀責任關聯,以下詳述之。

1. 客觀因果關係

客觀因果關係要求原因行為所產生的責任能力欠缺狀態持續至結果行為侵害法益之階段。以【例一】為例,甲喝酒所肇致到無責任能力狀態,在甲毆打乙而使之死亡之結果行為侵害法益階段仍持續作用,滿足客觀因果關係的要求。

2. 主觀責任關聯

a. 責任關聯的範圍

在例外模式下,理論上似乎不要求「雙重故意」,亦即僅需要行為人之責任能力欠缺是其於原因行為階段因故意或過失所自行招致即可。但如此一來將產生嚴重的問題。

【例四】
甲沉溺飲酒,常常喝酒至不省人事,某日在家中大飲,其友人乙不意前來拜訪,與甲口角,甲於酩酊狀態毆傷之。

在本案中,甲乃故意招致無責任能力狀態,但其餘喝酒之原因行

 

12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