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攬契約給付遲延之解除權 - 國試論壇
承攬契約給付遲延之解除權
司法趨勢2019/12/21 沐山 人氣:253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重要考點明白看

民法債編中關於債務不履行法定解除權之規定,可分為一般解除權與特種解除權。前者係指債編通則中適用於各種契約類型之解除權;後者係指債編各種之債中僅適用於某種契約類型之解除權。惟不同類型之契約,依其契約目的、履約方式等因素,各有其特殊之性質,就該等契約所為之規範,民法亦有相應之考量,故於一般解除權與特種解除權可能競合時,應如何依其契約類型而為適當地解釋,有進一步研求之必要。本文將以承攬契約給付遲延時之解除權適用為例,解析實務與學說對此爭點之見解!

二、考點簡單破1-民法第254條與民法第502條第2項之適用關係為何?

關鍵說明
條文這麼定

民法第254條:「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得解除其契約。」

民法第502條:「I因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逾約定期限始完成,或未定期限而逾相當時期始完成者,定作人得請求減少報酬或請求賠償因遲延而生之損害。Ⅱ前項情形,如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定作人得解除契約,並得請求賠償因不履行而生之損害。」

學說如此說


排除説:

有學者認為,民法502條第2項應排除民法第254條之適用。其理由在於,承攬人已耗費勞力、時間、材料與資金,若允許定作人依一般解除權,僅須於遲延後定相當期限催告,屆期仍不履行即得解約,將對承攬人相當不利。(林誠二、邱聰智師)

不排除說:

有學者認為,民法第502條第2項不應排除民法第254條之適用。其理由在於,若契約未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要素,定作人亦無從適用民法第254條解除契約,則承攬人無異得以有恃無恐,任意決定履行或不履行。(杜怡靜、楊芳賢、黃茂榮師)

工作完成區分說(折衷説):

有學者認為,民法第502條第2項是否排除民法第254條之適用,應視承攬工作是否完成區分不同類型:

工作已完成時:排除說。

工作未完成時:不排除說。

其理由在於,自文義觀之,民法第502條第2項已明文規定以「工作已完成」為其要件,若工作未完成,則無適用本條之餘地;再者,排除説係為保護承攬人,避免已投入成本耗費之正當性與必要性,於可歸責於承攬人致工作未完成或未開始之情形即不存在;此外,民法第502條第2項亦有保護定作人之意旨,使其無需符合民法第254條定期催告與第255條定期行為之要件即得解約,故不得逕以民法第502條之要件反面推論排除一般解除權之適用;末之,若民法第502條得一律排除民法第254條之適用,則於非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要素之承攬契約,無異承認承攬人有任意決定完成或不完成工作之權利,而過於保護承攬人。

實務這樣判

排除說:

按承攬契約,在工作未完成前,依民法第511條之規定,定作人固得隨時終止契約,但除有民法第494條、第502條第2項、第503條所定情形或契約另有特別訂定外,倘許定作人依一般債務遲延之法則解除契約,則承攬人已耗費勞力、時間與鉅額資金,無法求償,對承攬人甚為不利,且非衡平之道。而關於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致工作不能於約定期限完成者,除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外,依民法第502條第2項之反面解釋,定作人不得解除契約。一般情形,期限本非契約要素,故定作人得解除契約者,限於客觀性質上為期限利益行為,且經當事人約定承攬人須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者,始有適用。(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256號判決)

三、相關考題輕鬆解

甲於陽明山上有一片尚未開墾之祖產,因離退休年限已近,欲將該地開發為休閒農場,待退休後得一邊經營農場作為副業,一邊享受田園風情之悠閒生活,遂與乙建設公司簽訂整地建築契約(承攬契約性質),約定以五年為期,將該地開發並建築小木屋五棟、農場主建築一棟及相關附屬農場設施。未料,簽約三年後,該地已整理完畢,農場主建築亦已完成之時,乙公司竟因資金調度問題,無法支付相關工程費用,只好暫時停止該開發工程。

問:若重新評估後,乙公司得於七年後始依約完成所有建築,甲於「完工前」得否主張解除契約?

四、破題眉角

本題涉及承攬契約之解除,同學需比較債法總則第254條與債法各論第502條於學說、實務上之不同見解,並適用於本件案例事實中。

五、擬答

甲得依民法(下同)第254條解除該整地建築契約。

按第254條規定,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得解除其契約。次按第502條第2項規定,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給付遲延時,如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契約之要素者,定作人得解除契約。

承攬契約給付遲延時,應如何適用第254條與第502條第2項之解除權,學說、實務各有不同見解,以下分析之:

不排除說:有學說認為,為避免承攬契約給付遲延時,因該契約未以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要素,致定作人不得依第502條第2項解除契約,亦無第254條適用之窘境,而生承攬人得任意選擇是否完工之弊端,應認該二法條屬自由競合而無排除關係。

排除說:實務及有學說認為,為使承攬人已投入之成本不致因契約解除而徒然耗費,應限制定作人之解除權,於可歸責於承攬人之給付遲延時,優先適用第502條第2項之特種解除權,排除第254條一般解除權之適用。

工作完成區分說:有學者認為,應依工作是否完成區分適用,於工作已完成時採排除說,於工作未完成時,採不排除說。蓋於工作完成時,民法第502條第2項為避免承攬人成本徒費,而限制定作人之解除權之目的必有其正當性,故採排除説;於工作未完成時,則須避免承攬人利用該契約未以工作於特定期限完成或交付為要素,而恣意選擇是否完成工作,故應採不排除說。

管見以為,應採工作完成區分說為宜。蓋自第502條之目的觀之,應係為限制定作人之解除權,以保護承攬人已投入之金錢、勞力、時間而設,惟亦應避免過度保障承攬人,而令其於不符合該條要件時任意決定履行契約與否,故以工作完成時作為區分適用之時點,並於適用一般解除權時,輔以誠信原則為界,應較能平衡雙方之利益。

本件甲、乙簽訂整地建築契約,惟履行期屆至時乙仍未完工,且資金調度問題應屬可歸責於乙之事由,故該未完工應屬可歸責於乙之給付遲延。

又於承攬契約之給付遲延時,定作人應如何適用第502條第2項與第254條之解除權,學說、實務之爭議已如前述,管見就此採工作完成區分說。

準此,本件甲於工作完成前,仍得依第254條行使一般解除權,於乙遲延給付後,定相當期限催告乙完成工作,並於乙屆期仍未完成時,行使契約解除權,不受第502條之限制,惟若甲解除契約顯然有違誠信原則而顯失公平時,法院應不許之。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