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義務遺棄罪的犯罪類型之爭? - 國試論壇
有義務遺棄罪的犯罪類型之爭?
司法趨勢2019/12/27 冬宇 人氣:121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重要考點明白看

以往我們唸到刑法第294條有義務遺棄罪時,常常會有這樣的問題浮現,「將幼兒遺棄於醫院或警局門口」是否會構成本罪的適用爭議,在近年的實務見解中已趨向統一見解,而學理上則多仍認為本罪存在一不成文構成要件要素「致生生命危險」,需具體個案認定行為人的遺棄行為是否產生被害人生命危險之狀態。

二、考點簡單破-有義務之人的遺棄行為是否須個案認定產生具體危險與否?

關鍵說明
條文這麼定 刑法第294條第1項
學說如此說 基於刑罰最後手段原則及體系解釋,殺人罪與有義務遺棄罪皆屬生命法益之保護規範,而殺人罪乃處罰侵害生命法益的實害犯犯罪類型,有義務遺棄罪則應定位為侵害生命法益的具體危險犯犯罪類型,否則其中將欠缺一種危險犯類型,而直接將法益保護層級跳至抽象危險犯,使得過度前置刑事處罰,因此需將本罪加入「致生生命危險」之不成文構成要件要素 1、2 。
實務這樣判

關於這個爭議問題,實務見解有其變遷脈絡,早期有則判例皆被學者認為乃實務見解採取具體危險犯的佐證,該判例認為「若負有此項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777號判例參照)

而後最高法院又做出一則判例限縮29上3777判例見解,認為「本院二十九年上字第三七七七號判例所稱:『若負有此項義務之人,不盡其義務,而事實上尚有他人為之養育或保護,對於該無自救力人之生命,並不發生危險者,即難成立該條之罪』,應以於該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之際,業已另有其他義務人為之扶助、養育或保護者為限;否則該義務人一旦不履行其義務,對於無自救力人之生存自有危險,仍無解於該罪責。」(最高法院87年台上字第2935號判例參照)」

實務見解改採抽象危險犯之立場後,近年來作出之裁判皆採取相同之看法,不論是較早之前的遺棄幼童於警局內之案例,或是遺棄嬰兒於醫院內之案例,實務見解皆認為其成立有義務遺棄罪。

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2837號判決:「自反面而言,縱然有其他『無』義務之人出面照護,但既不屬義務,當可隨時、隨意停止,則此無自救能力的人,即頓失必要的依恃,生存難謂無危險,行為人自然不能解免該罪責。又上揭所稱其他義務人,其義務基礎仍僅限於法令及契約,應不包括無因管理在內,否則勢將混淆了行為人的義務不履行(含積極的遺棄,和消極的不作為)惡意,與他人無義務、無意願,卻無奈承接的窘境。

行為人將無自救力的人轉手給警所、育幼院或醫院,無論是趨使無自救力之人自行進入,或將之送入,或遺置後不告而別,對於警所等而言,上揭轉手(交付、收受),乃暫時性,充其量為無因管理,自不能因行為人單方的意思表示,課以上揭各該機關(構)等公益團體長期接手扶養、保護的義務,而行為人居然即可免除自己的責任,尤其於行為人係具有民法第一千一百十五條所定的法定扶養義務場合,既屬最為基本的法定義務,其順序及責任輕重,當在其他法令(例如海商法的海難救助、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的肇事救護義務)或契約之上。」

最高法院107年台上字第1362號判決:「本件上訴人將甫出生4日且有海洛因戒斷症候群之A童棄置在敏盛醫院新生兒中重度病房後,該醫院雖因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對A童有治療之義務,並在A童住院期間附帶照料A童之飲食及睡眠等基本需要,惟該附帶之照料行為,既無法律與契約之明確保障,並不相當或等同於上訴人對A童所應負之扶助、養育及保護義務。況醫院對A童之附帶照料行為,僅止於A童接受治療期間,且隨時可能因治療結束而停止,尚不能排除A童有因而陷於無人照護之可能。」

三、相關考題輕鬆解

甲女因與前夫A感情不睦,於醫院產子B後,棄子於醫院。數日後,A接獲醫院通知,領回其子。A旋即喪生,A母乙接手照料B,並找到甲,電請負起扶養義務。甲回絕乙的要求,且開始避不見面。乙無奈只好以家境不佳、年邁無力照顧為由,將B交付予私立育幼院。往後一年乙不僅不去探視,也不交付相關費用。育幼院長丙與乙多次協調不果,不堪負擔,也不諳法令,一心只想解脫麻煩,遂於某日深夜將書明戶籍資料的信件置於B懷中,並將B棄置在警局門口。警察旋即發現B,立即施以保護,並於翌日通報地方政府社會科,社會科將B安置於公立育幼院。

試問:按實務見解甲、乙、丙各觸犯何罪?

四、擬答

甲產下B後隨即將其丟棄於醫院的行為,可能成立刑法第294條第1項有義務遺棄罪:

構成要件:

首先,第294條遺棄罪之行為主體須為對無自救力之人依法令或契約有扶助、養育或保護義務之人,實務上在判斷何人為具有現實上扶助養育照顧之人係依據民法關於扶養之相關條文,須為扶養義務第一順位或前順位無人而屆至扶養義務者始為本罪之行為主體。本案甲為B的生母,按民法第1084條父母對子女有保護、教養之義務,因此甲為本罪行為主體。

甲生下B後,隨即將其棄於醫院而不顧,應屬不作為之行為態樣,而本罪第1項前後段同時包含積極遺棄行為與消極棄置行為(純正不作為犯),因此甲的行為確實符合本罪所描述之態樣。

另有爭議者為,本罪究屬抽象危險犯或具體危險犯,若採前者則無需進一步判斷無自救力之人現實上是否能得到他人照顧,後者則需具體衡酌個案中是否現實上能獲得他人之照料而決定是否有具體危險性出現。過去實務見解曾有採取具體危險之看法(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777號判例),惟近期見解則皆採取抽象危險犯之看法(最高法院107年台上字第1362號判決、87年台上字第2395號判例)。本案中甲棄B而不顧,雖現實上有醫院之醫療體系加以照料,惟此一情形僅屬暫時之照料,並無法保證醫院得以一直照顧下去,更無法要求醫院繼續盡保護、養育義務,因此具體個案中採取抽象危險犯之看法較為合理,甲客觀構成要件該當。

違法性及罪責:甲無任何阻卻違法事由,且亦無得主張第294條之1特殊免除罪責事由及其他減輕或免除罪責事由,成立本罪。

乙將B交付予育幼院後即不再探視的行為,可能成立第294條第1項有義務遺棄罪:

構成要件:

同上之檢驗,需先視乙是否為有義務之人?依據向來之實務見解(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1405號判例),認為扶養義務人對於扶養權利人所負擔之扶養義務,依據民法第1115條之規定順序判斷是否屆至。對B而言,甲乃是第一順位的扶養義務人,雖然乙依民法對B亦負有扶助養育之義務,惟其順位既在甲之後,則扶養義務仍未屆至。

因此,乙既非本罪之行為主體,則乙不成立本罪。

育幼院長丙將B棄置在警局門口之行為,可能成立第294條第1項有義務遺棄罪:

構成要件:

同上之檢驗,需先視丙是否為有義務之人?而丙於本案中與B無任何親屬關係,然而丙乃依契約接受乙的請託將B交付予育幼院照顧,因此屬於本條所稱依契約應負扶助、養育或照顧之人。

丙於本案中積極將B留置於警察局門口,屬於積極遺棄行為。

丙將B留置於警局門口似無任何具體危險之情事,然按實務見解本罪屬抽象危險犯,縱使棄置於警局門口,現實上馬上得到警察人員之照顧,惟該照顧行為僅屬無因管理,自不能因行為人單方的意思表示,課以警政機關長期接手扶養、保護的義務,因此仍不免除其責任(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2837號判決)。

違法性及罪責:丙無任何阻卻違法事由,且亦無得主張第294條之1特殊免除罪責事由及其他減輕或免除罪責事由,成立本罪。


1盧映潔,棄嬰悲歌,月旦法學教室,第89期,2010年3月,第34~35頁。
2許澤天,刑法各論,一版,2017年9月,第90~92頁。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