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罪「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 國試論壇
賭博罪「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司法趨勢2020/01/06 冬宇 人氣:429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重要考點明白看

108年9月10日,法務部提出了一項刑法修正草案,此草案係關於刑法第266條賭博罪之修正以及新增第270條之1整合賭博罪沒收之專條,而本文主要討論第266條修正部分,並透過相關案例解題之方式,使考生學習如何在考場上快速呈現此類爭議相關觀點。

二、草案條文與現行法比較

草案條文 現行法

刑法第266條:

I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處五萬元以下罰金。

Ⅱ以電信設備、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其他相類之方式,參與他人意圖營利而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之賭博者,亦同。

Ⅲ前二項以供人暫時娛樂之物為賭者,不在此限。

刑法第266條:

I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處一千元以下罰金。但以供人暫時娛樂之物為賭者,不在此限。

Ⅱ當場賭博之器具與在賭檯或兌換籌碼處之財物,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刑法第270條之1:

犯本章賭博之罪,其當場賭博之器具及彩券與在賭檯或兌換籌碼處之財物,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本條新增)

三、考點簡單破-面臨新興的賭博型態,例如透過電話、傳真或是網際網路進行賭博行為,是否得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所謂「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關鍵說明
條文這麼定 刑法第266條第1項
學說如此說 思考刑法第266條立法之初的規範對象,立法者當時必然無法想像到現今賭博型態已變化多端,惟基於罪刑法定原則,為求構成要件明確,逕行將新興的賭博型態認定為該條項之「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亦有超乎受規範者得以預見之範圍,即使認為該種行為仍存有相當程度之可罰性,亦僅能藉由修法途徑加以解決1
實務這樣判


關於這個爭議問題,實務見解目前並不排除承認線上網站亦屬於賭博場所之文義範圍,惟僅針對「公眾得出入」之要件解釋部分,有不同層次的解讀,以下以兩則近期最高法院非常上訴判決作為舉例:

最高法院107年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是網際網路通訊賭博行為,究應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抑應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處罰,則以個案事實之認定是否符合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之要件而定。於電腦網路賭博而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與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對於其他人而言,形同一個封閉、隱密之空間,在正常情況下,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性,故利用上開方式向他人下注,因該簽注內容或活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尚不具公開性,即難認係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不能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賭博罪,惟如合於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之要件,則依該法予以處罰。對此因科技之精進新興賭博之行為,如認其可責性不亞於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於刑事政策上認有依刑法處罰之必要,則應循立法途徑修法明定,以杜爭議,並符罪刑法定之原則。」

最高法院108年台非字第148號判決:「惟此所謂之『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並不以法令所容許或社會所公認者為限,如供給賭博用之花會場、輪盤賭場及其他各種賭場,縱設於私人之住宅,倘依當時實際情形,可認係屬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者,亦足當之;又如賭博者雖未親自赴場賭博,而由他人轉送押賭,但既係基於自己犯罪之意思,仍應依本罪之正犯處斷,有司法院院字第1371、1921、4003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是以私人住宅如供不特定之人得以出入賭博者,該場所仍屬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至於賭客係到場下注賭博,或以電話、傳真、電腦網路、或行動電話之通訊軟體等方法傳遞訊息,下注賭博,均非所問。

經查本件接受被告盧東逸簽賭之宋柏享,係提供其桃園市00區00路000 號自宅,聚集不特定賭客簽選號碼簽賭『香港六合彩』、『今彩539』等賭博,賭客或親自到場簽牌下注,或以手機通訊軟體LINE傳訊牌支號碼,或以傳真下注,宋柏享接收牌支簽賭後,再將簽賭資料以LINE轉給上線綽號『阿明』等人,其中被告於民國106年1月7日下午6時40分許,透過LINE傳送簽賭訊息資料,向宋柏享投注『香港六合彩』、『今彩539』,嗣宋柏享於同月10日下午為警在上址查獲,因而觸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在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罪、第268 條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及聚眾賭博罪,另案經臺灣桃園地方法院以106年度壢簡字第315號簡易判決,依想像競合犯關係從一重論以刑法第268 條意圖營利,聚眾賭博罪刑確定等情,有相關資料在卷可稽。查宋柏享提供自宅作為不特定人得以出入簽賭之場所,被告以LINE向宋柏享傳送其簽賭下注之訊息而參與賭博,依上說明,被告應係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在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罪。原判決認被告所為與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之構成要件不合,撤銷第一審之有罪判決,改判諭知被告無罪,依上說明,即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四、相關考題輕鬆解

世界棒球12強賽事即將到來,除了政府所創設的運動彩券行門庭若市外,民間私下的賭盤也悄悄地運作中,由於再過不久即是中華隊對上日本隊的傳統好戲,於是甲便透過先前向某運動簽賭網站申請的帳號密碼登入,並以新台幣10萬元為籌碼登記押注中華隊贏球,不料中華棒球協會為避免簽賭影響比賽中正性,便囑託檢警單位務必加強徹查相關簽賭網站,甲便於此風波中被查出其有投注之情事。
 

五、擬答
 

甲透過帳號密碼登入簽賭網站下注的行為可能成立刑法(下同)第266條第1項賭博罪:

客觀上,甲所從事之行為乃具有射倖性之賭博行為無疑,惟本罪處罰前提必須以賭博場所乃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限,網際網路非屬公共場所較無疑義,惟其是否得算是公眾得出入之場所,針對此問題有兩個層次得以思考,首先是網際網路此種無形之空間是否屬於「場所」之文義範圍?其次,縱令肯認網際網路係屬一種無形場所,再者是必須具備帳號密碼始能登入的網站是否屬於「公眾得出入之場所」?

針對第一個問題,以往實務見解於下級審時便有分歧之意見,且學說上多亦認為基於罪刑法定原則,新興型態的賭博行為,並非當初立法者所能想像到的,因此逕自將新興賭博行為納入可罰的文義範圍中,有違反罪刑法定原則之虞。然而最高法院較穩定之見解皆認為「以現今科技之精進,電話、傳真、網路均可為傳達賭博訊息之工具,亦屬提供賭博場所之一種。」(最高法院94年台非字第108號判決參照)

第二個問題則是近期最高法院兩則非常上訴之判決所呈現出來的不同觀點,其中有認為透過帳號密碼始能登入網站的方式,使得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事,因此難認係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然而類似的案例事實,行為人乃透過通訊軟體向簽賭平台下注,通訊軟體亦應具備上開隱密性及封閉性的性質,惟此處最高法院即稱「賭客係到場下注賭博,或以電話、傳真

 

12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