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懲罰性賠償金」?(下)如何計算懲罰性賠償金?從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談起 - 國試論壇
何謂「懲罰性賠償金」?(下)如何計算懲罰性賠償金?從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談起
司法趨勢2020/01/18 宸然 人氣:238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案例問題(改編自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

(一)    20歲之A參加甲旅行社舉辦之長灘島旅遊,因領隊未督促A穿著旅行社所提供之救生衣,故於浮潛活動時沉入海中,雖A送醫後性命無虞,但支出10萬元之醫療費用,且因溺水受驚嚇之精神痛苦,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可請求3萬元之慰撫金,試問A得依消費者保護法(下稱消保法)第51條向甲請求多少之懲罰性賠償金?

(二)    若待領隊發現救起A時,A已因喝下大量海水昏迷,到院前即已因「溺斃心臟停止」之原因死亡。A之法定繼承人即其父母可否依消費者保護法第7條、第51條規定請求被告乙給付殯葬費、扶養費、慰撫金及懲罰性賠償金?

二、爭點意識

(一)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是否為消保法第51條懲罰性賠償金之計算基礎?

(二)消保法第51條之請求主體是否限於直接被害人,而不及於間接被害人?

三、法院見解

(一)法院多數認為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非為懲罰性賠償金之計算基礎,如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352號民事判決表示:就懲罰性賠償金部分,係以企業經營者提供之商品或服務,與消費者之損害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為要件,且其損害係屬財產上之損害,不包含非財產上之損害[1],僅得請求慰撫金,並不得請求財產上之損害,自無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規定之適用,故而主張請求懲罰性賠償金,為無理由。

(二)近來法院見解轉變為消保法第51條之請求主體亦包含間接被害人

1. 法院過往認為得依消保法第7條、第51條之請求權人限於直接受侵害之消費者或第三人。

(1)本件A為問題(二)之情事,既已因系爭溺水事故而死亡,其權利主體業已消滅而不存在,因此即無從依該條規定請求甲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至於A之父母雖另因民法第192條第1項、第2項規定,得請求甲其為A支出之殯葬費、以及A應給付其父母之法定扶養費之純粹經濟上損失,然A父母本身既未因系爭溺水事故而受有生命、身體、健康或財產之損害,非屬消保法第7條第3項所稱之「第三人」,況本件消費關係係存在於A與甲間,A父母僅為A之繼承人,並非國外旅遊消費關係中之消費者,倘將消費者保護法請求損害賠償之對象擴及被害人之繼承人,無異使得消費者保護法採取保護消費者或第三人之立法本意遭到無限制地擴張。

準此,本件事故之直接被害人即「消費者」A如尚生存,縱原得依消費者保護法第51條為懲罰性賠償金之請求,然因A已因生命權受侵害喪失權利能力,自非得由A之繼承人向旅行社為主張[2]。

2.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後之轉變

(1)    間接被害人亦得依消保法第7條第3項請求連帶賠償。

最高法院於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判決中表明「消保法第51條所定懲罰性賠償金制度,係『為促使企業者重視商品及服務品質,維持消費者利益,懲罰惡性之企業經營者,並嚇阻其他企業經營者仿效』而設,規範目的側重於懲罰惡性之企業經營者,以遏止該企業經營者及其他業者重蹈覆轍,與同法第7條第3項規定目的祇在填補被害人所受之損害,未盡相同,被害人是否因企業經營者之違反規定而死亡?對於懲罰性賠償金之成立,並不生影響;且依『舉輕以明重』之法則,被害人因消費事故而受傷害,企業經營者就其故意或過失既須承擔支付該賠償金,於造成死亡之情形,尤不得減免其責任(生命法益之位階更高於身體、健康或財產法益)」。更一審 [3]即依照最高法院之意旨,肯認為被害人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或殯葬費之人,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該醫療等費;對被害人享有法定扶養權利之第三人,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該扶養費;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相當之金額。

(2)    然懲罰性賠償金部分僅限於非專屬性且係因該事故應支出之醫療等費,而不超出該消費者或第三人原得請求之基礎損害數額。

最高法院明白區別消保法第7條、第51條之不同,並參酌民法第192條第1項規定之旨趣,基於生命權受侵害之被害人,因該事故所生之醫療等費,係生命權被侵害致生直接財產之損害,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本得向加害人求償,倘已由第三人支出,第三人雖得向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求償,亦因該條項之特別規定,得逕向加害人求償,以避免輾轉求償之繁瑣而來,可知消保法第51條就此原應積極規範而未規定之『公開漏洞』,自應從該條之規範意旨,作『目的性擴張』以補充之,而將請求權人之主體,擴及於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始符該法之立法本旨,以免造成輕重失衡。因此,企業經營者就其提供之商品或服務,因故意或過失,致消費者或第三人死亡者,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即得依消保法第51條規定,請求企業經營者給付懲罰性賠償金,並以非專屬性且係因該事故應支出之醫療等費,而不超出該消費者或第三人原得請求之基礎損害數額,作為計算懲罰性賠償金之基準。

至於撫養費、慰撫金部分,因法無得請求精神慰撫金之明文規定,仍認為非懲罰性賠償金之計算基準。

四、案例擬答

(一) 本件A尚生存,除得依消保法第7條請求企業經營者連帶賠償外,尚得依同法第51條請求懲罰性賠償金,然實務多數見解認為消保法第51條之「損害額」不包括非財產上之損害,故A僅得以所支出之醫療費用10萬元為基礎計算懲罰性賠償金,3萬元之慰撫金部分則無法請求。

(二) 若本件A因意外事故當場死亡,依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58號具參考價值裁判之要旨,A之父母除依民法相關規定向甲請求賠償外,尚得依消保法第7條第3項請求企業經營者甲連帶賠償其為A支出之喪葬費、醫療費及精神上之慰撫金等,若其對A享有法定扶養權利,亦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該扶養費。
然在懲罰性賠償金部分,故本件A之父母仍僅得以所支出之喪葬費為基礎計算所得請求之懲罰性賠償金,慰撫金及撫養費部分因非財產上之損害,依照實務通說仍不得請求[4]。



[1]類似見解尚可參考: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443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1495號民事判決。
[2]臺灣高等法院101年度消上字第8號判決。
[3]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消上更(一)字第1號民事判決。
[4]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 1750 號民事判決採相同見解:「該條規範目的側重於懲罰惡性之企業經營者,以遏止該企業經營者及其他業者重蹈覆轍,與同法第7條第3項規定目的祇在填補被害人所受之損害,未盡相同。是以企業經營者就其提供之商品或服務,因故意或過失致消費者或第三人死亡者,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得依消保法第51條規定,以醫療等費為計算懲罰性賠償金之基準,請求企業經營者給付該賠償金,惟因被害人死亡而基於特定身分關係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扶養費、慰撫金之人,乃間接被害人,尚不得依該條規定請求懲罰性賠償金。」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