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日月「肇」命? 日月明功案之判決論述分析
日月「肇」命? 日月明功案之判決論述分析
司法趨勢2017/01/09 柳老師 人氣:1679
facebook分享
字級:

案例

甲於民國102年5月18日(週六)晚間10時許在默園餐廳,因懷疑被害人A當天返校行程,乃質問被害人,且與行為人乙、丙、丁、戊、己、庚、辛共同基於傷害、強制之犯意聯絡,由行為人丁、戊、己、庚持水管毆打被害人,迫使被害人服從不合理管教,而說出當天行蹤;嗣於翌日(19日)凌晨,行為人甲指示將被害人帶往默園其中一房間內,與行為人丙、丁、戊、庚等人,接續質問及毆打程序,並要求被害人書寫自白書,迫使被害人虛構出有吸毒、販毒與黑道有所牽扯等荒謬、離譜情形以求自保;102年5月19日晚間,行為人丁、戊、庚承續傷害之犯意聯絡,在默園另一房間內,持水管毆打被害人,被害人因從102年5月18日晚間及翌日(19日)晚間遭持續毆打,因而產生橫紋肌溶解症。行為人乙另依行為人甲之指示,在被害人遭拘禁期間,毆打被害人共3次。因被害人被屈打成招,承認有所謂吸毒行為,行為人甲、乙、丙、丁、戊、己為了幫助被害人戒毒,而於102年5月19日晚間,在默園上開房間內,另行基於私行拘禁之犯意聯絡,綑綁被害人,將之拘禁於該房間內,行為人乙負責在旁照料,被害人於102年5月21日,由行為人甲指示移往默園的其他另一房間內繼續「戒毒」,迄於102年6月5日送醫急救為止,均在此房間內,未曾離開。嗣於102年5月26日之後5月底某日,被害人因為橫紋肌溶解症導致身體、精神狀況不佳,行為人甲、乙、丙、丁、戊在客觀上可以預見若

即時送醫,可能會導致死亡的結果,竟仍相信行為人甲所謂此為戒毒反應,而未能將被害人送醫,嗣於102年6月5日晚間7時許,A陷入彌留,方由行為人甲指示,由行為人丙及默園成員B偕同行為人乙,將被害人送往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急救(到院已心跳休止),惟急救無效,被害人因多處鈍力傷,併橫紋肌肉溶解症,急性腎小管壞死,繼發心臟功能衰竭、肺水腫及肝臟中央靜脈周圍肝細胞壞死,又併發肺炎,多重器官衰竭死亡。試問行為人刑責為何?

解析

本案例改編自知名時事新聞(日月明功案),本案涉及刑法第302條私行拘禁罪與第277條傷害罪,本文將本案歷審法院(一審判決: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3年矚訴字第1號刑事判決;二審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4年矚上訴字第168號刑事判決;三審判決:最高法院105年台上字第622號刑事判決。)對於具有國考可考性的論述部分(即刑法第302條第2項私行拘禁致死罪之共同正犯),整理如下,冀望對各位讀者在刑法之思考有所助益。

壹、構成要件部分之探討

一、死亡歸責問題

首先,本案涉及行為人實行私刑拘禁與傷害行為兩行為,而產生死亡結果,惟刑法第302條私行拘禁罪與第277條傷害罪皆有加重結果犯之處罰規定,基於競合之基本思維─充分評價,被害人之死亡結果僅能歸責於私行拘禁或傷害行為其中之一,不得論以傷害致死罪與私行拘禁致死罪,再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

而本案法院認定死亡的結果應該歸責給私行拘禁行為,理由在於就客觀歸責的製造風險而言,私行拘禁罪為繼續犯,繼續犯具有違法狀態繼續的行為特徵,在放走被害人之前,被害人的行動自由一直遭到拘束,違法狀態的久暫,取決於行為人主觀犯意,因此,在討論私行拘禁行為是否已經造成死亡結果的高度風險時,應該一併考量私行拘禁罪的繼續犯性質。也就是在私行拘禁之初,被害人的死亡風險可能尚未產生,但在私行拘禁的過程中,此一死亡風險提高,在客觀上預見到死亡風險的提高,可以終止這樣的拘禁,立即切斷死亡風險,但若捨此不為,則屬製造法所不容許的風險。換言之,私行拘禁的製造死亡風險,可能是私行拘禁一開始就具備(例如被害人受重傷,亟待救治,但仍起意將之拘禁),也有可能是慢慢累積製造而來(例如被害人受到細菌感染,在感染之初,尚無明顯症狀,在此時予以拘禁,被害人因未受到醫療照顧,加上免疫能力不佳,身體狀況逐漸惡化,雖然一開始並未製造死亡風險,但此一風險慢慢累積,雖然感染並非此所造成,但因為私行拘禁行為,導致這樣的風險提高),此時,應該切斷此一死亡風險,而非放任風險實現。

換言之,本案被害人死亡的風險並非一開始的傷害行為所造成,而是持續累積而來,足徵本案的死亡歸責,重點應該在於後續的延遲就醫。甚且,本案被害人遭毆打(102年5月18日),迄死亡為止(102年6月5日),將近18天,並非在傷害行為後立即送醫不治而死亡……另從102年5月26日所拍攝的影片中,可以得知被害人尚可自行站立,身體之外觀狀況尚可,從這些客觀證據都看不出來被害人因為遭到毆打,而產生足以影響生命之風險,反而此一威脅生命的風險,是之後遭私行拘禁後慢慢開始提高,是自難認前揭傷害行為已製造死亡之風險。又被害人遭毆打之臀部、大腿,並非係重要之臟器,且被害人年紀很輕、身體狀況很好,如果沒有一定的醫學專業知識,確實無從預見這樣的傷害行為已經導致橫紋肌溶解症,而且會引發後續的急性腎小管壞死,而卷內證人均明確證稱依據當時毆打的狀況,確實不會聯想到死亡的結果,因此,難認行為人等人在毆打被害人時,在客觀上已經預見死亡的結果,是檢察官認行為人等應該構成傷害致死罪,容有未洽,惟因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無法認定死亡結果應該歸責,而不成立加重結果犯,應變更起訴法條,可參見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5357號判決之說明)。檢察官另認行為人等人成立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私行拘禁罪,然被害人死亡之結果,應該歸責予行為人等人私行拘禁之行為,已如前述,故此部分應成立刑法第302條第2項之私行拘禁致死罪,因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二、加重結果之共同正犯認定

由於本案涉及多數實行私行拘禁而產生該死亡結果,對此,法院就加重結果犯是否成立共同正犯?本文整理論述如下:

(一)加重結果犯之判斷標準─客觀預見可能性:

由於刑法第17條規定,因犯罪致發生一定之結果,而有加重其刑之規定者,如不能預見其發生時,不適用之。由此可以看出對於加重結果須有預見,可能性,而預見可能性之標準,依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920號判例認為:「加重結果犯,以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基此,刑法第17條所稱之「如不能預見其發生」,為「客觀的預見可能性」,若主觀上已經有所預見,則屬故意之範疇,此為多數之最高法院見解。又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029號判決進一步針對客觀預見可能性之標準指出:「刑法第277條第2項傷害致人於死、致重傷罪,係因犯傷害罪致發生死亡或重傷結果之『加重結果犯』(刑法第278條第2項重傷致人於死罪,亦相同),依同法第17條之規定,以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其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故傷害行為足以引起死亡或重傷之結果,如在通常觀念上無預見之可能,或客觀上不能預見,則對於被害人因傷致死或重傷之加重結果,即不能負責。此所稱『客觀不能預見』,係指一般人於事後,以客觀第三人之立場,觀察當時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不可能預見而言,惟既在法律上判斷對加重結果之發生應否負加重之刑責,而非主觀上有無預見之問題,自不限於當時自己之視野,而應以事後第三人客觀立場,觀察行為前後客觀存在之一般情形(如傷害行為造成之傷勢及被害人之行為、身體狀況、他人之行為、當時環境及其他事故等外在條件),基於法律規範保障法益,課以加重刑責之宗旨,綜合判斷之。申言之,傷害行為對加重結果(死亡或重傷)造成之危險,如在具體個案上,基於自然科學之基礎,依一般生活經驗法則,其危險已達相當之程度,且與個別外在條件具有結合之必然性,客觀上已足以造成加重結果之發生,在刑法評價上有課以加重刑責之必要性,以充分保護人之身體、健康及生命法益。即傷害行為與該外在條件,事後以客觀立場一體觀察,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已具有相當性及必然性,而非偶發事故,須加以刑事處罰,始能落實法益之保障,則該加重結果之發生,客觀上自非無預見可能性」。

(二)加重結果犯之因果關係探討:

加重結果犯亦屬結果犯之一種,結果犯之檢驗必須探討行為結果間之因果關係,對於因果關係之認定,實務見解整理如下:

最高法院29年非字第52號判例認為:「傷害人致死罪之成立,以死亡與傷害具有因果關係者為限。若被害人所受傷害,原不足引起死亡之結果,係因加害者以外之他人行為(包括被害人或第三人)而致死亡,則與加害者之行為,並無相當因果關係,自難令負傷害人致死之罪責」。由此判例亦可窺知實務見解業已明確表明加重結果犯之加重結果與行為之間,應具備「相當因果關係」。

(三)但近來也有採取客觀歸責理論的論點處理加重結果犯的問題,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10號判決認為:「對於犯罪構成要件預定一定之結果為其構成要件要素之犯罪(結果犯),其犯罪行為可否認定為既遂,主張『相當因果關係說』者認為,其行為與結果間,不僅須具備『若無該行為,則無該結果』之條件關係,更須具有依據一般日常生活經驗,有該行為,通常皆足以造成該結果之相當性,始足令負既遂責任;而主張『客觀歸責理論』者則將結果原因與結果歸責之概念作區分,認為除應具備條件上之因

 

123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警專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  鐵路佐級  司法五等  地特五等  五等初等考  銀行  捷運  中油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