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刑事訴訟法之社會檔案解析與實例試題演練
刑事訴訟法之社會檔案解析與實例試題演練
司法趨勢2017/01/09 李威臻 人氣:1941
facebook分享
字級:

 案例

 

據聯合報報導,桃園地方法院H法官審理賄選案,遭被告劉○○質疑押人取供,「以交保和羈押手段」脅迫同案被告「咬出他」,劉○○聲請法官迴避;合議庭認為,該法官「已為有罪心證認定、不適後續審判」,裁准迴避。是司法實務上罕見的裁定。

 

報導中說,中壢前代表會主席劉○○涉賄選被起訴,桃園地院法官H受命審理。去年4月17日傳訊被告鄧○○,鄧在案發時先被收押再交保,審理中承認拿父親遺產幫劉○○買票,但否認是劉出錢。

 

H法官不信,問他「你要去幫劉○○,你不是金主」,要他供出劉○○,鄧拒絕。H法官表示要追查錢的流向,當庭諭知要羈押禁見,還說「不會押太久啦,羈押通知誰?」

鄧二度求情「給我機會」。H法官再問,「那你老實講,錢怎麼來的?」鄧說出是劉○○後,H法官隨即諭知不用羈押。

去年7月20日,H法官提訊被告劉○○的胞兄、67歲劉興○。因劉興○已羈押近7個月,H法官要求他供出賄選金錢來源是劉○○;劉興○拒絕。H法官對劉說「我覺得你是老人家了,身體不好,是想讓你出去啦」「你就是在保護劉○○,想讓你出去都很難」等,要劉興○咬出劉○○就能交保。

劉興○後來承認「有和劉○○等人討論賄選」和拜訪樁腳,2天後獲交保。

劉○○獲悉上述情況,聲請交付錄音光碟並譯出內容,認為H法官以交保和羈押為手段,威脅被告供出對他不利的證詞,顯有偏頗,聲請H法官迴避。合議庭勘驗開庭錄音,發現H法官曾多次表示:「劉○○逃不過」、「不要再維護他」、「都是演出來要維護他」及「證據這麼充足了」等,以誘導訊問、交保羈押等取供,顯已形成有罪心證,不適任後續審判,裁准迴避。

H法官對此裁定表示,尊重合議庭裁定,但絕無以威脅押人取供和交保作為交換條件;且2人都是被告,他是誠懇告知有利和不利的事項,並非已做有罪的心證認定,而所有陳述都有錄音,聲請人只截取片段、斷章取義。

該報導亦引述某些評論,形容各法官的問案風格不一,例如:有的法官「罵人罵到門外都聽得到」,但只要

顯露心證、不用威脅和交換條件的訊問,都算「在合理範圍內」。很多法官即使有心證也

顯露,或對起訴書的部分舉證有意見,也不當庭告知和明示,只說「請檢察官再檢視起訴訴內容、補證」,以免讓當事人知道心證。有的法官問案面帶笑容,明明對被告所說不以為然,仍微笑以對,不露心證,目的也在「保護自己」,不要落得未審先判的口實。「心證要小心保護」,一名法院的刑事庭長不諱言,案件分到手上,法官閱完卷後,幾乎都會形成心證,「沒心證是騙人的」,不過審理進行中不必外顯,只要中規中矩問案就好。法官審案必須是「空白心證」,不能先入為主;急功躁進和心證顯露,會踩到「未審先判」的紅線。所謂「空白心證莫躁急押人取供是大忌」。

報導並評論,檢察官亦適用迴避條款,因此多數檢察官認為對被告沒必要「亂牽拖」、以羈押威脅取證,只要合理告知羈押原因、法律效果和當事人權益就好,「沒必要說些有的沒的」,也要口氣溫和、態度緩和,沒必要節外生枝。

裁定迴避重要理由之摘要

觀諸桃園地方法院105年度聲字第1890號刑事裁定,其理由要點包括:

一、 按推事(法官)於該管案件,有曾為告訴人、告發人、證人或鑑定人,或曾執行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之職務者,應自行迴避,不得執行職務;推事(法官)有應自行迴避以外情形,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當事人得聲請推事(法官)迴避,刑事訴訟法第17條第6款、第7款、第18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又所謂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係指以一般通常之人所具有之合理觀點,對於該承辦法官能否為公平之裁判,均足產生懷疑;且此種懷疑之發生,存有其安全客觀之原因,而非僅出諸當事人自己主觀之判斷者,始足當之,最高法院著有79年台抗字第318號判例可資參照,是如有客觀原因,足令一般通常之人對承辦法官能否本於公平、空白之心證參與審判,產生懷疑者,即構成前開所稱足認法官就該案執行職務有偏頗虞慮之要件。

二、 審酌系爭案件之受命法官何宇宸法官,於系爭案件於案件仍在準備程序之中,尚未進行相關審理調查證據之程序,且於聲請人自始否認涉犯有檢察官所指之投票行賄,復於聲請人同案被告劉興枋於104年7月20日準備程序時表示,其雖認罪,然否認有與聲請人共同犯罪之情形下,何宇宸法官於該次準備程序訊問劉興枋,即以「沒有確定之下,劉威德會給他10萬元嗎?」,客觀似有預斷之前提事實而訊問劉興枋;復於該次準備程序時尚對劉興枋表示「假如你要維護劉威德很難啦」、「這些全部都是你們演出來的,就是在保護劉威德…那什麼劉威德還會那麼無辜嗎?他很難逃過去,所以我要講的是顧好自己比較重要啦」、「沒有…他跟劉威德講的100票,莫名其妙會有人拿個10萬塊嗎?那麼有默契,這些一定都套好的嘛」等似指聲請人係有參與檢察官所指之投票行賄行為;加以,何宇宸法官於前揭準備程序時,劉興枋表示除起訴書所載之聲請人有共同參與部分之外,其均坦承犯行之情形下,何宇宸法官並向劉興枋表示「你這種回答的話……放你都很困難……先把你叫過來看你有沒有機會放,講這樣還是在那邊掩飾」,且嗣於劉興枋表示對不起後,何宇宸法官並稱「我可以跟你講你老人家我真的想放你而已……,你們是兄弟而已,重點不在你們啦……所以我給你機會應該係要把握機會吧……,證據這麼多,你講的又跟常理不合……,所以你願意講了喔?」,更於劉興枋陳稱聲請人係有參與檢察官起訴書所載之投票行賄等行為後,何宇宸法官即表示,其就劉興枋聲請具保停止羈押部分,會盡快裁定,且參照卷附之本院104年度聲字第1551號、第1855號、第2734號裁定所示,亦係於104年7月22日即准許劉興枋出具50萬元後予以停止羈押。另何宇宸法官於104年7月13日就聲請人同案被告鄧進郎行準備程序之時,於鄧進郎表示其就起訴書所載之投票行賄部分雖予以坦認,然陳稱聲請人並未參與之情。何宇宸法官於訊問鄧進郎其行賄之資金來源後為何,旋即請鄧進郎及其辯護人就羈押乙節表示意見,嗣並當庭諭知羈押,並向鄧進郎表示「我幫你查完你那些金錢之後,我就會考慮讓你出去了,我看你是講真的還假的,或者你假如想要要好好講的話,你就跟你的律師講。」之話語,且嗣於鄧進郎表示其資金之來源即為聲請人之後,何宇宸法官即為「劉威德嘛」乙語,且嗣即以本件雖仍有查訪確認鄧進郎資金來源之必要,而具有羈押之原因,但既係查訪鄧進郎兄弟姊妹之事,故無羈押必要而諭知不予羈押。惟參照何宇宸法官當庭諭知羈押後,旋即表明目的係要訪查鄧進郎所陳資金之來源是否核實,然嗣於鄧進郎當庭表示資金來源為聲請人所提供後,何宇宸法官表示本案仍有訪查之需要,然已無羈押之必要。何宇宸法官該等舉止,於客觀上易使他人聯想,恐何宇宸法官係認鄧進郎所言投票行賄之資金係由聲請人提供之情,係為可採;甚何宇宸法官於諭知無羈押之必要而不予羈押後,更為「這個很簡單就本來就是你們,本來就是一個那個幫忙的人,你們就老實講一講,啊有酌減就酌減,就判一判,搞不好就可以緩刑,你們在爭什麼?你覺得劉威德他這次可以安然脫身,然後出來再幫你們嗎?可能嗎?……」等話語,似已表示其認定聲請人係有起訴書所指之投票行賄等舉止。此外,據本院勘驗聲請人嗣於105年5月9日準備程序之法庭錄音數位檔案,並製作勘驗筆錄如附件四所載,可徵聲請人之辯護人於該次準備程序時,向何宇宸法官表示,關於劉興枋於前揭準備程序時指稱不利聲請人之陳述部分,因何宇宸法官於該次準備程序時曾對其為「然後假如你要維護劉威德很難啦,我可以跟你講,不容易啦,你顧好你自己比較重要啦,不只鄧進郎啦,陳國基啦、江町岱啦、歐蘭香啦,還有那些劉氏宗族的人啦,維護他們沒那麼容易了啦,懂意思嗎?我覺得你們這些兄弟本來就是幫他而已,押也押夠了,押了六、七個月了」、「莫名其妙我假如給你10萬塊你會怕怕的,你也會怕怕的吧?你又不相信我,又不認識我,啊胡來爐也不認識鄧進郎,沒有因為你和劉威德的話,他敢收嗎?沒有劉他跟劉威德講的是100票,莫名其妙會有人拿個10萬塊嗎?那麼那麼有默契,都這些都一定都套好的嘛,啊鄧進郎都講的那麼明白了,你還是覺得你要。」、「你還願意,你還不願意供出實情,供出實情,你好好想一想,你要繼續再調查下去,還是講出來?」等曉示,而劉興枋始為不利聲請人之陳述,則劉興枋前揭不利聲請人之指訴恐係否受到該等曉示之影響所致有所疑義,故聲請勘驗該次準備程序之法庭數位錄音檔案,而何宇宸法官聽聞後,即表示「我老實講劉興枋今天還是在這邊我還是會這樣跟他講,因為我覺得他是老人家就這樣子了,我覺得他沒有必要在,為了這種做證這種東西留在裡面就這樣子,在這裡,你要不要再調一次錄音帶去回去聽,我還是這

 

12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司法特考四等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初等考  台鐵監所管理員  法院書記官  法警錄事  庭務員  一般行政初等考  鐵路佐級  司法五等  地特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