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醉」後犯「醉」?--不能安全駕駛罪與累犯間關聯性之分析
「醉」後犯「醉」?--不能安全駕駛罪與累犯間關聯性之分析
司法趨勢2019/04/23 柳國偉律師(柳震) 人氣:112
facebook分享
字級:

法者所欲規範之刑事不法行為限制其可罰範圍。如若不然,則行為人皆可以其駕車前未經儀器檢測,對於體內酒精濃度數值欠缺主觀認識為由,藉以排除該罪之適用,勢必無法規範此等醉態駕駛之公共危險犯行,而使前揭法律修正理由之期待落空,自非所宜。此觀國內部分學者亦有認為:祇須行為人認識其服用酒類,而故意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不問其能否安全駕駛,即已成罪,倘其酒精濃度達法定標準以上,即可予以處罰,故此酒精濃度之法定標準,實為本罪之客觀處罰條件(詳參甘添貴教授所著「刑法各論下冊」第66頁,2014年2月修訂三版一刷),而不以行為人主觀上對此情狀有所認識為必要,益足為證。從而,本案被告縱於行為當時對於其吐氣中所含酒精濃度數值多寡未必已有清楚認識,仍無礙於本罪之成立,附此敘明(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104年度交上易字第1098號判決意旨參照)。

2.是不論甲行為當時對於其吐氣中所含酒精濃度數值多寡未必已有清楚認識,仍無礙於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成立,甲既成立本罪,主觀上仍是具有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故意,仍應成立累犯。

(三)本題結論:本題重點在於實務見解以為受徒刑執行完畢後再犯刑法第185條之3不能安全駕駛罪,該罪是屬於故意犯,然該罪行為人主觀上應認識到的事實範圍為何?是否包含對於酒測值也要有認識嗎?另外可否用反推算酒測值方式?

1.首先,實務見解認為酒測值是客觀處罰條件,行為人無須認識該酒測值:
台灣台中地方法院105年審交簡字第620號刑事判決以為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於102年6月11日公布修正,並於同年月13日施行,而觀諸此次修正之立法理由及修法過程各次會議討論意見,可知修正重點之一在於使過往「不能安全駕駛」之認定標準明確化。況一旦於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後,本難想像各該物品效力發生後,不對服用人之神經系統或感官意識造成任何影響,是立法者乃參酌各種實證研究指出人體內留存不同酒精濃度,對於人體之生理、心理所產生不同程度影響或提高肇事率高低,擬制如有修正後第1款之情事,仍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即已隱藏危害公眾安全之抽象危險,至個案行為人於行為時,所使用之動力交通工具種類、駕駛模式、情狀、行駛距離如何,甚至於個別行為人對其於參與交通行為時,是否尚具有安全駕駛能力或清醒之個別認知,均非所問。……學界中雖有對於修正後關於「不能安全駕駛」之認定謂不能全以吐氣酒精濃度為判斷標準,然仍肯認修正後第1款所規定之酒精濃度於實體法上確可解讀為客觀處罰條件之見解。 3

2.酒測超標時可否主張以為酒精代謝?實務見解認為不可:
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交上易字第185號刑事判決以為酒精代謝率本即因人而異,舉凡年齡、性別、體重、身體疲勞程度、腹中其他食物代謝情形、飲酒時間、飲酒數量等,均可能導致個人之酒精代謝率有所差異,且被告既未使用儀器加以檢測酒精濃度,僅憑藉其個人感覺推測其體內之酒精已全數代謝,顯為憑空臆測,自無準確之可能,被告本不應自行猜測其體內之酒精濃度已全數代謝,而認其能安全駕駛車輛,其應採行替代方式前往他處。然被告捨此不為,仍於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8毫克之情形下,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車行駛於市區道路,難謂其違反義務之程度較輕。

3. 檢警方可否用反推算酒測值模式去認定本條第1款之行為?實務見解有認為不可: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交上易字第184號刑事判決以為關於本條第1項第1、2款的修正,立法理由載明:「(一)不能安全駕駛罪係屬抽象危險犯,不以發生具體危險為必要。爰修正原條文第一項,增訂酒精濃度標準值,以此作為認定『不能安全駕駛』之判斷標準,以有效遏阻酒醉駕車事件發生。(二)至於行為人未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或測試後酒精濃度未達前揭標準,惟有其他客觀情事認為確實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仍構成本罪,爰增訂第二款。」由此可知,修正後本條文所規定的不能安全駕駛罪,是以「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的危險性指標作為構成要件,無須再行判斷行為人有無不能安全駕駛的情事,也就是立法者為解決證明上的困難,透過法律的明文、法律推定,以酒精濃度數值作為法定證據評價規則,提供法院證明方法,來縮減法院得以自由心證判斷的範圍,確立本罪為抽象危險犯的性質。是以,行為人飲用酒類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是否已達不能安全駕駛的程度,而成立本條第1項項第1款的犯罪,僅得以酒精濃度數值予以判斷,屬於不可反駁的「法律推定」,行為人不能舉駕駛行為確屬安全的反證,藉以主張構成要件不成立;如測試後酒精濃度未達前述標準,仍應依同條項第2款規定,以其他客觀情事,判定行為人是否確實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另外,各種出現的科學研究中,顯然不同研究機構所得出的代謝率數值,也未全然一致。再者,參照前述規定及說明所示,檢察官是以「酒精消退率」來「反推」行為當時的酒精數值,本應有「罪證有疑、利歸被告」原則的適用,則檢察官以吐氣酒精濃度代謝率計算,回溯他開始駕車時的吐氣所含酒精濃度,即不得作為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以上之罪的證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此法律問題改編自台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5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21號法律問題,此外本題累犯是否成立部分亦整理自該座談會。
2 相同立場: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交上易字第423號刑事判決以為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又被告前於102年間,因犯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以102年度交簡字第630號判處拘役50日確定,於102年11月21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又於105年間,因犯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經同法院以105年度交簡字第1630號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於106年3月7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再於106年間,因犯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經同法院以106年度交簡字第840號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6年9月28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等情,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考。其於受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並審酌被告前有3次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前科,且於本院審理時自陳有酒癮(詳本院卷第33頁),猶不知自省其身,仍貿然酒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行駛於道路,不啻對他人已產生立即侵害之高度危險性,亦自陷於危險狀態中,嚴重侵害道路交通往來安全,尤以其前次因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案件,經判處罪刑並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後,未及一載即再為本案犯行,顯見被告之刑罰反應力薄弱,需再延長其矯正期間,以助其重返社會,並兼顧社會防衛之效果,並考量被告犯罪所造成法秩序等公益之危害,避免被告再犯之效果高低等因素,認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加重其刑。
3 許澤天,吐氣值不應作為判定不能安全駕駛的一般有效經驗法則,台灣法學雜誌,第247期,2014年5月1日,頁207。

 

12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