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驚天動地鉅額罰鍰,誰來負責?—論董事之受託義務及內控制度建立義務(上)
驚天動地鉅額罰鍰,誰來負責?—論董事之受託義務及內控制度建立義務(上)
司法趨勢2019/06/10 曾巧儒 人氣:32
facebook分享
字級:

壹、實務案例

甲上市銀行在美國紐約之分行因防制洗錢法令遵循之缺失,遭到當地金融監理機關重罰1.8億美元。甲上市銀行之股東A等人認為公司董事有制定內部控制制度之義務,故公司董事顯然有未盡其義務之情事,以致公司蒙受重大損失。因此A股東等人乃依公司法之規定對甲上市銀行提起代表訴訟,請求賠償該上市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監理機關重罰之損失。 

貳、爭點概述

甲上市銀行董事是否有制定內部控制制度之義務?

在何種情形下,得以認定董事未盡其義務,請求董事對於公司負賠償責任[1]?

本文就此問題分析如下。 

參、董事責任之認定

依公司法第202條規定可以得知,董事會為公司最重要之業務執行機關,且採合議制,期能藉由董事會充分之討論與議決以決定公司經營與業務之執行政策。惟董事會決議仍係來自於董事個人義務之履行,有無過失仍應就個別董事之行為定之,不得以董事會決議之名義推諉卸責[2]。

此可以從公司法第193條第2項規定之文義觀之,董事會之決議違反法令章程及股東會之決議,致公司受有損害時,參與決議之董事,對於公司負賠償責任;但經表示異議之董事,有紀錄或書面聲明可證者,免其責任。故縱使違反法令章程及股東會之決議者係董事會之決議,然而,追究董事之責任時,係就個別董事於董事會決議上之行為及其意見認定之;對於董事得否免除其賠償責任,亦係就其個別董事是否於董事會決議上表達其異議,並經會議紀錄或是書面聲明證明,而認定該名董事得否免除賠償責任。

公司法第194條規定,股東得請求董事會停止違反法令或章程之行為。但實務上有見解進一步表示,公司法第194條所規定之單獨股東權,只在強化小股東之股權,使之為保護公司及股東之利益,得制止董事會之違法行為,以防範董事之濫用權限。

而董事長或董事為董事會之成員,若董事長或董事之違法行為恣意侵害公司及股東之利益,應得探求公司法第194條之立法目的,類推適用公司法第194條,使股東得以制止董事長或是董事之違法行為[3]。

肆、董事之義務體系及其定義

一、董事受託義務之內涵

董事之義務之上位概念係董事之受託義務(fiduciary duty),其下位概念係董事之注意義務、董事之善意義務以及董事之忠實義務,而董事之注意義務之下位概念係董事之監督義務(Duty to Monitor)、質詢調查義務(Duty to Make Inquiry)及資訊充足決策義務(Duty to Make Informed Business Judgment)。惟董事之監督義務之定位仍有爭議,有認為該義務係董事之注意義務之下位概念[4]。

然而美國德拉瓦州最高法院在Stone v. Ritter案有不同意見,其認為董事之監督義務係董事之忠實義務之下位概念,並認為意圖怠於行使董事監督義務者,係屬善意行為之欠缺,另AIG案對於該義務之定位亦持有相同見解[5]。然而,應可認董事之義務體系發展大致上日趨成熟,仍得以清晰定位董事之義務之位階高低。

二、董事之忠實義務與注意義務之區辨

我國民法典中並無忠實義務之概念,是以早期學說上對於董事之忠實義務與注意義務係同質或是異質有爭議[6],按我國公司法第23條第1項規定,係參照英美法系所採取之二分法,故應可認為我國公司法對於忠實義務與注意義務係採不同之概念,亦即傾向於採取異質說[7]。

又,董事之忠實義務與注意義務係不同之董事義務,亦可從我國公司法第23條第1項之法條文義得知。觀該條文前段規定,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係指董事之忠實義務;同條後段,公司負責人應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係指董事之注意義務。由法條字義為明顯區分來看,董事之忠實義務與董事之注意義務係依據不同之規定,且性質不相同之義務。

三、董事之注意義務(Duty of Care)

(一)定義

所謂注意義務,係指董事作決策時應審慎評估,不可以有應注意而不注意之過失情形。亦即,董事在處理公司事務時,所應履行注意能力之程度或標準[8]。按受任人處理委任事務,應依委任人之指示,其受有報酬者,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為之。民法第535條定有明文。所稱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乃指具有相當知識經驗且忠於職守之受任人,依交易上一般觀念所用之注意而言[9]。

董事欠缺注意義務者係抽象輕過失,為客觀標準,無論公司負責人事實上是否有相當知識經驗。筆者認為採取客觀標準殊值肯認,蓋若採取主觀標準,則董事之注意義務之規定將形同虛設。若董事主觀上未盡注意義務,則公司股東無從按公司法第23條第1項對於該董事主張損害賠償責任。

(二)經營判斷法則

美國公司法採董事會優位主義(director primacy),故為避免法院之事後判斷,有經營(商業)判斷法則之適用,尊重董事之專業判斷及商業決定[10]。

實務上有見解認為經營判斷法則之推定,於程序上之推定係指訴訟程序上推定具有善意與適當注意;於實體法上係指公司董事在授權範圍內,以善意與適當之注意而為之行為,即便造成公司之損害或損失,亦無庸承擔法律責任。然而,我國程序法之推定免責,應以法律明文規定者為限,但並無此相關規定。又公司法上之董事係適用民法委任關係,且受任人處理委託事件具有過失或逾越權限,委任人得依委任關係求償,而公司法無特別規定排除此項規定之適用,是不能採用經營判斷法則[11]。

有學者持相同見解,其認為在現行民事訴訟法或公司法修正前,程序上應不得援引商業判斷法則[12]。


《未完待續》


[1] 改編自「企業法令遵循與董事監督義務,郭大維,月旦法學教室,179期,2017年9月」
[2] 董事忠實義務於台灣實務上之實踐——相關判決之觀察,曾宛如,月旦民商法雜誌,29期,2010年9月,148頁。
[3] 最高法院80年度台上字第1127號民事判決。
[4] 參照「董事忠誠義務與司法審查標準之研究—以美國德拉瓦州公司法為主要範圍,林國全,政大法學,100期,2007年12月,7頁」之圖表;郭大維老師亦認為董事之監督義務係董事之注意義務之下位概念,參照企業法令遵循與董事監督義務,郭大維,月旦法學教室,179期,2017年9月,22頁。
[5] 參閱董事之監督義務——兆豐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裁罰一.八億美元案之省思,王志誠,月旦法學雜誌,259期,2016年12月,17頁。
[6] 公司法新論,王泰銓著,王志誠修訂,五版,2009年7月,173-174頁。
[7] 參閱董事之監督義務——兆豐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裁罰一.八億美元案之省思,王志誠,月旦法學雜誌,259期,2016年12月,11頁。
[8] 董事之監督義務——兆豐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裁罰一.八億美元案之省思,王志誠,月旦法學雜誌,259期,2016年12月。
[9] 最高法院103年台上字第497號民事判決參照
[10] 董事忠實義務於台灣實務上之實踐——相關判決之觀察,曾宛如,月旦民商法雜誌,29期,2010年9月,150頁。
[11] 台北地方法院92年度訴字第4844號判決。
[12] 董事忠實義務於台灣實務上之實踐——相關判決之觀察,曾宛如,月旦民商法雜誌,29期,2010年9月,150頁。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