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的一生(平行時空) —乖乖請假也不行?論刑事被告在場權 - 國試論壇
小明的一生(平行時空) —乖乖請假也不行?論刑事被告在場權
司法趨勢2019/06/10 柔藝 人氣:405
facebook分享
字級:

平行時空裡的小明…

小明是一位原住民,為了家計駕駛怪手竊取山坡地保育區之樹木並變賣得款,因而經檢察官以違反森林法提起公訴。

一審被判有罪,小明不服因而上訴二審,惟小明因患有尿毒症,須每週三次接受血液透析治療,正好與二審審判期日撞期。很乖的小明還事先提出診斷證明書並具狀向法院請假、聲請改期。但二審法院對此並無表示,仍於同日開庭,想當然爾小明最後未到場,法院便認小明「無正當理由不到庭」,依刑事訴訟法(下稱刑訴法)371條逕行判決,判決小明有罪。 

解析:

本案由真實案件改編[1],涉及「刑事被告在場權」之問題。在法院作成判決前,任何刑事被告均享有於法院面前表達意見,以影響法院判決結果的「聽審請求權[2]」,「在場權」係聽審請求權之下位概念,也是具有國內法效力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3項第4款所保障。必須確保被告在場,才能獲得資訊、表達意見。

我國刑訴法第281條[3]、379條第6款[4]也充分揭示了被告在場權之重要性,惟仍有例外規定[5],本案聚焦在第二審不待被告陳述逕行判決,也就是第371條:「被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之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情形。

原審法院[6]先引用最高法院判決[7],在判決理由中說明事先預約之定期治療並非無法改期,因此小明是「無正當理由不到庭」。但本案最高法院[8]認為原審法院違法,因371條所謂「無正當之理由不到庭」係指「係指依社會通常觀念,認為非正當之原因而不到庭者」且「解釋上應以可歸責於被告,由被告自行放棄到庭之權利者為限,方足以確保憲法第8條所保障之正當法律程序及被告訴訟權利之行使」。

最高法院認為原審未查明小明之病況是否真能於同日到庭、客觀上是否係可歸責於小明之事由,認其自行放棄到庭權利,且原審法院亦未覆知小明是否准假,小明以為自己請假成功,怎知法院仍然於當日開庭,並逕下有罪判決?順帶一提,所謂「非可歸責於被告」情形,例如放颱風假[9],或被告突罹疾病、車禍交通受阻等,此種事出緊急、突然之情境也是。而「若確有出於不可歸責於己的原因,縱未事先或及時通知法院,使法院於不知的情狀下為缺席判決,所踐行的程序仍屬違法[10]。」可知只要是非可歸責於被告情形,即便同樣非可歸責於法院而逕下缺席被告判決,同樣為違法。

另外,在場權是否也是被告之義務?有學者[11]發現我國刑訴法一方面限定法院不得未待被告陳述逕行判決,保障被告在場權;一方面強制被告應到庭[12],課予被告在場義務,十分矛盾。而課予被告在場義務之真正理由在於「讓承審的事實審法官對於被告個人、舉止表現及其意見表達,獲得直接的印象,有助於發現真實[13]」,學者認為「基於對被告程序主體地位之尊重,應擴大法院通知或闡明義務,讓被告自主決定是否出席審判期日為己辯護,若科予被告一律全程在場之義務,此一照料性的措施已逾越尊重被告自主意思的界限,現行法不分情節一律要求被告全程在場有違比例原則[14]」。

因此,在發現真實所必要之範圍內,始有強制被告出庭之需求,否則「在場」僅是被告之權利,並非其義務。

另有學者[15]則認為,「在場」是被告的權利也是義務,其認為被告也是法定證據方法的一種,基於發現真實的目的,被告應全場到場。兩相對照下,其實兩種見解均認為強制被告到場目的在於「發現真實」,只是一方認為必須全程到場才能實現;另一方則認為需視情況而定,全程到場將侵害被告程序主體地位。

回到最高法院判決,其認為第371條規範目的在於防止被告藉由上訴又不到庭的方式,延滯訴訟的進行。聽審請求權固然為憲法保障的訴訟權利,惟並未排除被告處分聽審請求權的自由。

具體而言,被告若選擇出席審判期日,固然可以藉此避免自己受到不正當的判決,但也必須承擔出席審判期日對於時間、勞力、費用的消耗,甚或罹患重疾的被告必須冒健康或生命的風險,故被告亦可選擇不出庭聽審,惟亦不容許被告得任意以缺席審判期日癱瘓程序的進行[16]。似認為在場並非被告之義務,惟若因此受不利益後果被告須自行承擔。

總之,本案小明既具狀請假,看不出有放棄在場權之意思,二審法院在小明有正當理由仍下有罪判決情形下,小明當然得依第379條6款上訴第三審[17]。


[1] 即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880號。
[2] 依釋字482號,為憲法第16條訴訟權所保障。
[3] 刑訴法第281條1項:「審判期日,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不到庭者,不得審判。」
[4] 刑訴法第379條6款:「有左列情形之一者,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六、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者。」
[5] 刑訴法第294條第3項、第305、306、371條。
[6] 臺灣高等法院 花蓮分院104年度原上訴字第49號判決。
[7]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字第2932號判決
[8]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859號判決、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880號,後者被選為具參考價值裁判。
[9]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859號判決。
[10]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8年度台上字第172號,被選為具參考價值裁判。
[11] 薛智仁,反思刑事被告之審判期日在場義務,臺北大學法學論叢,第八十五期。
[12] 例如合法傳喚不到得拘提(第75條)、一旦到庭不得任意退庭(283條1項)等。
[13] 同註11,薛智仁,頁231。
[14] 同註11,薛智仁,頁253。
[15] 林鈺雄,命被告退庭行隔別訊問之缺席審判-探究刑事訴訟法第一六九條的失落法理,月旦法學雜誌第 248 期。
[16]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7年度台上字第880號。
[17] 本案經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880號撤銷發回,後更審(臺灣高等法院 花蓮分院107年度原上更一字第3號判決)撤銷原判決改判。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