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足天人永隔 —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 - 國試論壇
一失足天人永隔 —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358號民事判決
司法趨勢2019/06/28 梅林 人氣:283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案例事實

遊客甲某日參加A旅行社舉辦的菲律賓長灘島旅遊行程,A旅行社之後另將該旅遊行程轉由B旅行社承辦,而B旅行社指派領隊C帶領旅客在當地搭船出海進行浮潛活動時,甲卻失足不幸落海,由於當時甲並未穿著救生衣,進而發生溺斃意外。

甲之父母得知後悲痛欲絕,並認為旅行社應對甲未穿著救生衣導致意外發生時未能有充足的保護,負相當之賠償責任,嗣後乃分別依民法第184條、第185條、第188條、第192條、消費者保護法(下稱消保法)第7條、第51條等規定,請求A、B旅行社連帶賠償其所受殯葬費支出、法定扶養費、慰撫金的損害,並請求支付一筆懲罰性賠償金。

二、本案爭點

本案爭點涉及民法、民事訴訟法與消保法之適用,惟受限於篇幅,本文將僅就消保法部分為討論,分述如下:

(一)消保法請求權主體

1. 消保法之適用,以損害賠償當事人間具有「消費關係」為前提,即該法第2條第3款所稱「消費者與企業經營者間就商品或服務所發生之法律關係」。該法第7條第3項規定的損害賠償請求權人,則為「消費者或第三人」。條文中並未明確就其中「第三人」之主體做規範,解釋上容有疑義,對此本件最高法院認為:

「消費者或第三人因消費事故死亡時,消保法雖未明訂其得依該法第7條第3款規定,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之主體為何人?及所得請求賠償之範圍?然該法為民法之特別法,民法為該法之補充法,該條係特殊形態之侵權行為類型,自應適用民法第192條第1項、第2項及第194條規定,即為被害人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或殯葬費之人,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該等費用,對被害人享有法定扶養權利之第三人,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慰撫金。」

2. 最高法院就解釋上對消保法第7條有意突破傳統侵權行為責任及契約行為責任之,作為現代型意外事故損害賠償責任之立法意旨、其與民法之關係及體系上綜合解釋有明確的定義,在理論與實務上均有重大意義。依此,該條之「第三人」自然包含,雖未直接與企業經營者有消費關係,惟因企業經營者之不法行為而受損害之第三人。是以,就為原為消費者因受損害而為其支出費用之第三人,得依本條,就民法上相關第三人具請求權基礎之權利為主張,自不待言。

(二)消保法第51條故意過失之認定

消保法第51條規定:

「依本法所提之訴訟,因企業經營者之故意所致之損害,消費者得請求損害額五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但因重大過失所致之損害,得請求三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因過失所致之損害,得請求損害額一倍以下之懲罰性賠償金。」

本條之懲罰性賠償金以企業經營者具有「故意」或「過失」為必要。就該條但書規定所稱「過失」,本件最高法院認為:

「過失有重大過失、具體輕過失、抽象輕過失之分,消保法第51條但書,既將企業經營者應負『一倍以下懲罰性賠償金』之責任規定為『過失』,……;且該條立法理由復明示參酌美國立法例而有懲罰性賠償金之規定,立法者於制定該條時,顯知悉該國之懲罰性賠償金,著重於重大過失時方成立,於過失與重大過失之間,在立法政策上已做取捨與抉擇,於此情形,自不得再作『目的性限縮』,解為限於重大過失者,始有該條但書規定之適用。」

(三)消保法第51條之請求權人

消保法第51條規定的懲罰性賠償金,其請求權人為「消費者」。關於該條規定所稱之「消費者」,應區別請求權人為「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與「間接被害人」兩種情形,而有不同結論。本件最高法院認為:

1. 消費者或第三人死亡時,其權利能力已然消滅,就應由何人為此懲罰性賠償金之請求?計算該賠償金之損害賠償額又以何為準?消保法均未設其規範。揆諸該條所定懲罰性賠償金制度目的側重於懲罰惡性之企業經營者,以遏止該企業經營者及其他業者重蹈覆轍,與同法第7條第3項規定目的只在填補被害人所受之損害,未盡相同,被害人是否因企業經營者之違反規定而死亡,對於懲罰性賠償金之成立並不生影響,且依「舉輕以明重」法則,被害人因消費事故而受傷害,企業經營者就一故意或過失既須承擔支付該賠償金,於造成死亡之情形,尤不得減免其責任,可知消保法第51條就此原應積極規範而未規定之「公開漏洞」,自應從該條之規範意旨,作「目的性擴張」以補充之,而將請求權人之主體,擴及於「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始符該法之立法本旨,以免造成輕重失衡。

另關於計算懲罰性賠償金之損害額基準,應以非專屬性且係因該事故應支出之醫療、扶養等費用,而不超出該消費者或第三人原得請求之基礎損害數額,作為計算懲罰性賠償金之基準。如被害人當場死亡者,法無得請求精神慰撫金之明文規定,縱然被害人受傷害至死亡間尚有時間間隔,倘未以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請求精神慰撫金,其精神慰撫金請求權,亦不得讓與或繼承(民法第195條第2項規定參照),被害人之繼承人或遺產管理人亦無從以該精神慰撫金為基準,請求懲罰性賠償金。

2. 消保法第51條保障對象限於因消費事故直接被害之消費者或第三人,其因被害人死亡而基於特定身分關係得請求企業經營者賠償扶養費(民法第192條第2項)、慰撫金(民法第194條)之人,乃間接被害人,尚不得依該條規定請求懲罰性賠償金。

三、本件涵攝

(一)消保法請求權主體部分

遊客甲參加A旅行社所舉辦之旅遊行程,系爭旅遊契約之消費關係存在於甲與A之間。A之後將行程轉由B旅行社承辦,B安排甲等旅客搭乘H公司之螃蟹船出海進行浮潛活動,因此B及H均係A履行系爭旅遊契約之履行輔助人。

A與B旅行社均為系爭旅遊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應提供消費者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安全性之服務。A將系爭旅遊轉由B旅行社承攬,B旅行社提供予甲之服務既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財產之可能,應依消保法第7條第2項、第3項規定負賠償責任,則A關於其未盡監督之責,就B旅行社對於甲之死亡所負之賠償責任,亦應負同一之責任。B旅行社對甲應負賠償責任,而A就履行輔助人B旅行社所負之賠償責任,亦應負同一之責任。

(二)消保法第51條故意過失之認定與適用

B旅行社承辦系爭旅遊服務,承辦人員未要求當地配合旅行社配置合格救生員,領隊C應注意現場無合格救生員,甲落水前已有團員陸續脫去救生衣,竟放任而未規勸、督促旅客確實穿著,甲見狀而輕忽脫下救生衣,C顯未盡照護之責,就甲之死亡確有違反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之過失。

B旅行社之受僱人C因過失而侵害甲之生命權,對於甲之死亡,應與A連帶依消保法第7條第2項、第3項規定負賠償責任。惟A所提供之系爭旅遊服務縱使違反消保法第7條第2項、第3項之規定,且具有過失,甲之父母亦僅能就財產上之損害,即支付之殯葬費用依同法第51條規定,請求A就B應負責任比例連帶計算懲罰性賠償金,於其他非財產上之損害(慰撫金)則不得請求懲罰性賠償金。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