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第756號解釋: 受刑人秘密通訊與表現自由案 - 國試論壇
釋字第756號解釋: 受刑人秘密通訊與表現自由案
司法趨勢2019/06/28 亭禹 人氣:264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本案爭點

1.監獄行刑法第66條[1](系爭規定一)是否違反憲法第12條保障之秘密通訊自由及第11條保障之表現自由?

2.同法施行細則第82條第1款、第2款及第7款[2](系爭規定二)是否逾越母法之授權?

3.同法施行細則第81條第3項[3](系爭規定三)是否違反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及第11條保障之表現自由?

二、解釋結論

1.系爭規定一:檢查書信合憲,閱讀書信部分違憲,刪除書信採合憲性解釋(附條件合憲)[4]。

2.系爭規定二:第1款、第7款逾越母法授權範圍,違憲。

3.系爭規定三:違反法律保留及憲法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違憲。

三、解釋內容

(一)程序

核聲請人聲請解釋之系爭規定一及三,為確定終局判決所引用並予論述,應認係該判決所適用。其所聲請解釋之系爭規定二,雖非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但為系爭規定一之解釋性規定,屬於適用系爭規定一之一環,自得將之納為審查客體。核聲請人之前開聲請,均符合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5條第1項第2款解釋憲法之規定,應予受理。

然黃璽君大法官認為本案確定終局判決未適用系爭規定一、二、三,不得為聲請解釋客體。陳碧玉大法官則認為,確定終局判決所引用且加以論述之法令,未必即是該判決基礎所適用之法令而得為聲請客體。

(二)基本權主體

受刑人在監禁期間,除因人身自由遭受限制,附帶造成其他自由權利(例如居住與遷徙自由)亦受限制外,其與一般人民所得享有之憲法上權利,原則上並無不同。受刑人秘密通訊自由及表現自由等基本權利,仍應受憲法之保障。除為達成監獄行刑目的之必要措施(含為維護監獄秩序及安全、對受刑人施以相當之矯正處遇、避免受刑人涉其他違法行為等之措施)外,不得限制之。受死刑判決確定者於監禁期間亦同。

黃昭元大法官認為此為本號解釋最重要之憲法意涵,蓋此係釋字實務首次正面宣示受刑人本於其權利主體地位,原則上仍得繼續享有其憲法權利。羅昌發大法官亦贊成多數意見此種區分:1.因自由刑之執行,「當然附帶造成」其自由權利的限制,2.雖非因自由刑之執行而「當然附帶造成」的限制,但為達成監獄行刑之目的所為之必要措施,而額外限制受刑人之權利。

湯德宗大法官稱此係受刑人特別權力關係正式走入歷史。然而黃昭元大法官認為,系爭規定不僅限制受刑人,亦限制了非受刑人所收發之書信,無意間承認了一個特別權力關係的加強版。

(三)實體

1.系爭規定一[5]:

(1)檢查書信

i.所涉基本權:秘密通訊自由

ii.審查基準:寬鬆

iii.涵攝:

檢查旨在使監獄長官知悉書信(含包裹)之內容物,以確認有無夾帶違禁品,並不當然影響通訊內容之秘密性,其目的尚屬正當。如其所採取之檢查手段與目的之達成間,具有合理關聯(例如開拆後檢查內容物之外觀或以儀器檢查),即未逾越憲法第23條之必要程度,與憲法第12條保障之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尚無違背。

(2)閱讀書信

i.所涉基本權:秘密通訊自由

然而黃昭元大法官認為,秘密通訊自由除保障個人通訊之秘密性外,當然也保障具表意成分的通訊本身。對一名通常人而言,如預先知道其書信一定會被他人閱讀,在現實上必然會產生某種程度的自我檢查,而無法暢所欲言,這就是限制言論之寒蟬效應。就此而言,「閱讀」應該還是會同時限制了發信的受刑人或非受刑人之表意自由,且構成對於通訊(表意)內容之事前審查。

ii.審查基準(?):寬鬆(黃昭元大法官),中度(羅昌發大法官)

iii.涵攝:

閱讀受刑人發受書信部分,涉及通訊內容之秘密性,屬憲法保障秘密通訊自由之核心內涵。倘係為達成監獄行刑之目的,其規範目的固屬正當。然其未區分書信種類[6](例如是否為受刑人與相關公務機關或委任律師間往還之書信),亦未斟酌個案情形(例如受刑人於監所執行期間之表現),一概認為有妨害監獄行刑之目的,而許監獄長官閱讀書信之內容,顯已對受刑人及其收發書信之相對人之秘密通訊自由,造成過度之限制。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意旨不符,有違憲法保障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

(3)刪除書信

i.所涉基本權:秘密通訊自由、表現自由

ii.審查基準(?):寬鬆(黃昭元大法官),中度(羅昌發大法官)

iii.涵攝:

許監獄長官刪除受刑人發受書信之內容,係為維護監獄紀律,其規範目的尚屬正當。惟刪除之內容,應以維護監獄紀律所必要者為限,並應保留書信全文影本,俟受刑人出獄時發還之,以符比例原則之要求。於此範圍內,與憲法保障秘密通訊及表現自由之意旨尚屬無違。

然而詹森林大法官認為,刪除受刑人發受書信之內容文字,效果形同沒收人民言論,手段極為嚴重,侵害受刑人及其收發書信相對人之秘密通訊自由及表現自由甚鉅,為過度之限制,違反憲法保障秘密通訊及表現自由之意旨。

黃昭元大法官認為,多數意見對於系爭規定三採之中度審查標準,也應該同時適用於系爭規定一之書信檢查規定。監獄對受刑人發受書信之檢查、閱讀及刪除,其限制程度固然有別,但共同構成獄方對於受刑人對外通信及表意內容的事前審查機制,甚至還會涉及對於通信相對人之「非受刑人」的秘密通訊及表意內容之事前審查,不應驟降至寬鬆的審查標準。

2.系爭規定二:

第1款部分,如受刑人發送書信予不具受刑人身分之相對人,以及第7款所引同細則第18條第1項各款之規定,均未必與監獄紀律之維護有關,逾越母法之授權,與憲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之意旨不符。

黃昭元大法官認為多數意見未說明第2款之合憲性,實為不妥。詹森林大法官亦認此不妥。

黃璽君大法官則認為,監獄紀律若從廣義,除包括監獄安全與秩序外,受刑人涉及其他違法行為即違反應遵守之紀律,且受刑人正實施違法行為,無論該書信係由何人收受,既由受刑人所發送,即難謂與監獄紀律毫無干係,是受刑人涉及其他違法行為自應屬監獄紀律之概念範圍,是系爭規定二第1款在系爭規定一文義所及範圍,未逾越母法之授權,無違憲法第23條法律保留原則。

3.系爭規定三:

(1)所涉基本權:表意自由

羅昌發大法官認為此另涉及思想自由。

(2)形式合憲性:

系爭規定三係對受刑人憲法保障之表現自由之具體限制,而非技術性或細節性次要事項,監獄行刑法既未具體明確授權主管機關訂定命令予以規範,顯已違反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

(3)審查基準:中度

國家對一般人民言論之事前審查,原則上應為違憲(本院釋字第744號解釋參照)。為達成監獄行刑與管理之目的,監獄對受刑人言論之事前審查,雖非原則上違憲,然基於事前審查對言論自由之嚴重限制與干擾,其限制之目的仍須為重要公益,且手段與目的間應有實質關聯(中度審查)。

黃昭元大法官認為,為達成監獄行刑與管理之目的,係考量監獄之日常管理及運作,具有高度封閉和專業性,比起一般自由開放社會,也更重視內部秩序及安全,因此基於對監獄行政的尊重,贊同調降對其事前審查機制的審查標準。然詹森林大法官認為,對受刑人之言論事前管制,縱係出於維護監獄秩序與安全戒護等正當目的,仍不得即據此降低其審查標準,釋字第744號解釋既已揭示事前言論管制原則上應為違憲之態度,即不應僅因其管制對象為受刑人而有所改變。

(4)涵攝:

i.題意正確

並非重要公益(且涉及觀點限制)。

ii.監獄信譽

並非重要公益。

iii.監獄紀律

屬重要公益。監獄長官於閱讀受刑人投稿內容後,如認投稿內容對於監獄秩序及安全可能產生具體危險,本得採取各項預防或管制措施。然應注意其措施對於受刑人表現自由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超過限制措施所欲追求目的之利益,並需注意是否另有限制較小之其他手段可資運用,且應留給受刑人另行投稿之足夠機會(例如保留原本俾其日後得再行投稿,或使其修正投稿內容後再行投稿等),而不得僅以有礙監獄紀律為由,完全禁止受刑人投寄報章雜誌,就逾越上述意旨部分,亦與憲法第11條保障表

 

12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初等考  台鐵初等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