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協商程序中當事人可否反悔?—兼論協商程序與訴訟程序的本質性差異
協商程序中當事人可否反悔?—兼論協商程序與訴訟程序的本質性差異
司法趨勢2019/07/08 韓昌軒 人氣:37
facebook分享
字級:

一、前言

日前新聞報導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涉入被告張煥禎涉嫌逃漏稅的關說疑雲。據報導,邱太三在飯局上向桃園地檢署前檢察長彭坤業表示,壢新醫院院長張煥禎涉嫌逃漏稅一案,「承辦檢察官原本同意協商而後又反悔,這樣子出爾反爾嚴重影響司法公信力」。

事實上,檢辯雙方雖曾於審判外協商,但協商未果而沒有繼續。但承辦彭前檢察長隨即透過襄閱主任檢察官向公訴組的主任檢察官指示處理此事,而公訴組的主任檢察官隨即指派另一位檢察官參與蒞庭,並要求繼續協商。此事經原承辦檢察官在檢察官論壇發文後引起熱議,彭前檢察長隨即遭調職至高檢署。[1]

據此報導,本文想要討論協商程序中的當事人—即檢察官與被告—在什麼條件下可以「毀約」?又,更基本的問題是,當協商程序進行到什麼程度的時候,才會有是否可以毀約的問題?另外,藉此機會本文將概略討論協商程序與訴訟程序有何本質性差異?

二、當事人的撤銷合意權

首先,應先概述協商程序的進行。簡單來說,依刑訴法第455-2條第一項規定,輕罪案件,在檢察官起訴後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檢察官可以「逕行」或「依被告或其辯護人之請求」,「經法院同意後」,開始協商程序[2]。

再來,如同民法上契約的締結一樣,如果買賣雙方尚未就價金與標的物達成合意,契約即尚未成立,此時原則上即無契約解除、或者是撤銷意思表示的問題。[3]同樣地,協商程序開始後,要到什麼程度可以認為是協商契約成立而有撤銷同意的問題?這同樣規定在刑訴法第455-2條第一項,亦即雙方就相關事項[4]「達成合意且被告認罪」後,檢察官即可向法院聲請依協商程序為判決[5]。

回到本案問題,究竟承辦檢察官原本同意協商,而後經協商無共識即不繼續協商,是否有違法之處?在此顯然檢察官並未違法,蓋檢辯既然未就協商達成共識,雙方即不受協商程序拘束而檢察官可以繼續進行訴訟程序。

另一個問題是,假設本案雙方已經達成協商條件的合意—例如雙方同意被告支付國庫一定金額,且被告表示自己認罪—則在什麼條件下,雙方可以合法撤銷合意?此時依刑訴第455條之3規定:「法院應於接受前條之聲請後十日內,訊問被告並告以所認罪名、法定刑及所喪失之權利。(第一項)被告得於前項程序終結前,隨時撤銷協商之合意。被告違反與檢察官協議之內容時,檢察官亦得於前項程序終結前,撤回協商程序之聲請。(第二項)」可知被告與檢察官的撤銷同意權發動條件不同。

前者在合意達成、檢察官聲請法院判決後,法院訊問被告終結前,可以隨時無條件撤銷;後者僅有在被告違反合意內容時,在法院訊問程序終結前可以撤銷。究竟為何會有此種差異?這涉及到協商程序對於被告權利的保護,應該從更大的視野探討協商程序與訴訟程序的差異。

三、協商程序與訴訟程序的本質性差異

受限於篇幅,本文在此僅做一鳥瞰式的綜述。協商程序乃是簡易程序的一種而不同於傳統的訴訟程序,後者乃是立基於「被告程序主體」、「諸項審理原則」與「證據法原則」而建構。但此種「原則取向」的訴訟程序,在協商程序即被成為「契約取向」的結構,亦即當事人可以就被告所欲獲致的刑度為協商[6]。而此種契約取向的協商制度,嚴重衝擊上述三項訴訟程序的基礎。以下簡述之[7]。

就被告程序主體地位淪喪而言,這是因為審檢辯三分皆有使被告為協商的動機。但在協商程序中,被告權利並未如訴訟程序為法所明定。就諸項審理原則的棄守而言,既然協商是在審判外進行,如何能堅持直接、言詞、公開的審理原則,被告使否能充分行使聽審請求權?最後,就證據法原則的放棄而言,協商程序重點在被告自白,如此必然使程序進行著重在被告自白的套取上,很容易就違反自白任意性;且法院在不能形成有罪確信的前提下是否即受合意拘束,而有違罪疑唯輕原則?[8]

事實上,正是因為簡易程序—特別是協商程序—有以上種種疑慮,故其發動應該限制在「不法內涵輕微」且「刑罰效果輕微」的案件類型[9],方足以正當化為了追求「訴訟經濟」而犧牲相關被告權利與訴訟原則。且由於簡易程序(在此是協商程序)不可能完全達成憲法上所要求的諸項審理原則與聽審原則[10],故應「經被告同意」方得以發動。[11]由此可知,刑訴法第455條之3的被告可以在訊問前任意撤銷協商合意,本來就是因為被告依法本來可以享有完整的程序保障,此項價值遠較訴訟順暢進行為重要,故今被告不欲協商(協商一定是有罪判決)而欲進行完整訴訟程序,自無不許之理。


[1] 聯合新聞網,邱太三涉關說醫師逃漏稅 扯總統賦予司改職責,https://udn.com/news/story/6656/3734038(最後瀏覽日2019.4.26)。
[2]條文其實規定的更為複雜。刑訴第455-2條:「除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者外,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或簡易判決處刑前,檢察官得於徵詢被害人之意見後,逕行或依被告或其代理人、辯護人之請求,經法院同意,就下列事項於審判外進行協商,經當事人雙方合意且被告認罪者,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改依協商程序而為判決:一、被告願受科刑及沒收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二、被告向被害人道歉。三、被告支付相當數額之賠償金。四、被告向公庫支付一定金額,並得由該管檢察署依規定提撥一定比率補助相關公益團體或地方自治團體。檢察官就前項第二款、第三款事項與被告協商,應得被害人之同意。第一項之協商期間不得逾三十日。第一項第四款提撥比率、收支運用及監督管理辦法,由行政院會同司法院另定之。」
[3] 協商程序不同於訴訟程序乃是「原則導向」,而較似私法上買賣雙方互相喊價(bargain),而屬「契約導向」,故在此以私法契約為喻。不過,民法較好的朋友可能會發現這個比喻還是有不精確之處,亦即當要約到達相對人後,要約即產生形式拘束力,相對人即處於承諾適格的地位,一經承諾契約即成立,此時要約人欲擺脫此形式拘束力,即需有法定撤銷事由(要約已到達相對人故已非撤回的問題),故在契約成立前仍有撤銷意思表示的可能性。
[4] 同前(註)2,見第一項各款。
[5] 此處與民事契約不同,並非馬上生效,仍然需要經過法院審查,並依此協商合意為「判決」。
[6] 應與注意者,被告所能協商者為刑度,而非罪名。此觀第455-4條第五款:「法院認定之事實顯與協商合意之事實不符者」自明,即法院就所合意的罪名不同意可以不為協商判決。
[7] 詳細請見林鈺雄,〈協商程序與審判及證據原則(上)(下)〉
[8] 學者認為法院不能形成有罪確信的情形,應比照已形成無罪確信的情形依據第455-4條第三款不得為協商判決。
[9] 林鈺雄,刑事訴訟法(下),第八版,頁334-335。
[10] 釋字482號解釋明示憲法第十六條訴訟權包含聽審權。
[11] 同前註,頁335。

 

1
標籤: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台鐵招考  鐵路特考  鐵特函授  鐵路局  鐵特員級  鐵特佐級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初等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