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兩種民主主義之戰:菁英參與或全民參與?
兩種民主主義之戰:菁英參與或全民參與?
行政趨勢2016/11/30 施偉仁 人氣:2314
facebook分享
字級:

扶植;後者指的是政府為增加國家的競爭力以擴大「公民參與」,如降低公民參與的門檻或鼓勵公民社會自由發展。

網路民主雖然主張擴大公民參與,但在公共政策的實踐上卻缺乏可操作性的具體策略,例如:在公共政策面向起點的政策形成階段,最重要的問題在於公共利益如何界定?誰決定非政府行為者可以參與公共政策的決策?支持網路民主人士的觀點偏向自由主義學派,認為國家利益會經由國際社會中的競爭機制自動調和,但其他人士卻不這麼樂觀。其次,在政策執行階段,網路民主偏重行政的面向而忽略了政治問題,連結公共政策議題中不同的行為者將會是艱鉅的挑戰,不同利益的非政府行為者如何協力合作?尤其授權非政府行為者所衍生出的該行為者是否具代表性問題,非政府行為者參與公共政策的決策將可能產生「民主赤字」,另外如何處理無法參與其中的行為者也是一大問題。最後,在政策評估階段,授權非政府行為者將會衍生出的監督問題,由於政策結果最後可能還是由政府負責,所以政府需要建立一套監督機制。

 

肆、網絡民主之全民參與

 

從民主理論的觀點來說,代議士民主的決策是一種由上而下(top-down)的過程;網路民主會挑戰國家的權威,其決策模式為由下而上(bottom-up)的過程,但反過來說,網路民主太過重視由個體層次投射到總體層次的決策現象,卻也忽略了主流民主理論所重視的「權力」問題,事實上,權力結構仍然主導政府行為,例如:選舉制度的變革,其實本質上是由政黨運用其政治實力所主導。代議士民主和網路民主間如何調節公共政策制訂過程中政治權力與公民利益,有待進一步提出解決方案。我們認為參與者彈性化的「網絡民主」是代議士民主和網路民主的唯一解決方案,而「網絡民主」本身的成功仰賴彈性及包容性的提升。

網絡民主回到個人主體性來探討民主政治的價值,即所有影響集體福利的決定,都應是所有被視為道德及政治上自由平等的個人,透過理性審議的程序所得的結果(Benhabib, 1996:69)。換言之,網絡民主的民主治理問題須回到個人的參與來觀察,因為:「我自身就是一種歷史的存在,探究歷史的人就是創造歷史的人。」(洪漢鼎,2002:97)網絡民主的目的在培養公民的責任感與對他人的交互主觀,藉此保障個人政治參與的自主性,並對我門所委託的代議士和政府官員課責(accountability)(Gutmann, 1993:149)。換言之,公民參與的核心在於各方皆有意願以同理心理解他人的價值和看法,以此為前提下透過公民間的理性、反省以及公共討論,共同探討公共議題,以尋求符合公共利益以及各方均可接受的公共議題解決方案。(Cohen, 1989;Fishkin, 1991;Bohman, 1996)

在全民參與的實踐上,政府在決策上應有輔助原則(subsidarity)的適用,輔助原則分為垂直和水平兩個面向,垂直的輔助原則指的是權力下放,水平的輔助原則指的是「非政府行為者」的參與。全民參與指的是政府和非政府行為者協力合作的深化和廣化,其結果就是公共政策在功能上的整合。

輔助原則強調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間的關係,包括:政府、大學校院機構、智庫、非營利組織,以及其他個人或團體承諾追求公益的行動等,而共同合作一起為達成公共利益目標努力,即是公民參與的具體行為。換言之,個體層次的公民透過公民參與形成總體層次的政策網絡,這些政策網絡因其所掌握的資源而擁有權力和影響力,這樣的改變促使民族國家職能的改變,國家再也無法完全主宰國內的公共政策。

然而,政府提升公民參與的熱情常出現的最大問題是忽視民眾在經濟基礎上的障礙。在先進民主國家中,過去數十年來貧富的所得差距不斷擴大,為代議士民主政治帶來不確定性與風險,民眾在面對經濟全球化的競爭壓力時,會產生風險意識,希望政府保護,因此,我們必須體認到網絡民主下,健全的公民參與能力需要以良好的經濟基礎來培養,這就是社會資本的概念,人們愈窮苦,自發性社交愈欠缺(Fukuyuma著,李宛蓉譯,1998),風險承擔力會降低,因而產生認命觀,因為害怕失敗更不願意提高生產,增加收入,反而期望來自政府的保護或補助,當政府的政策不如期望時,政治上的壓力會越來越大,這也是近年來公民參與比率和意願逐漸上升的主要原因。

民眾對於政治判斷尚未成熟,容易受到經濟因素之影響,而缺乏理性冷靜思辨之能力。我們可以發現絕大多數都是先進富裕的國家,就業提供生產力和收入,才能融入社會生活,也才能進一步參與公眾事務,此即「公民即就業者」(citizen as worker)模式(Bessant, 2004:389-390;Pixley, 1993)。換言之,全民參與有如爬階梯一般,先經濟賦權,才能進一步政治賦權,因此政府要促進公民參與,就必須先協助公民擁有穩定的經濟基礎。

總而言之,只有公民擁有良好的經濟基礎,一般性的公民教育才能發揮最大效用,若政府有心將公民參與的模式由菁英參與轉向全民參與,當務之急非急於由上而下的政治賦權,而是應健全經濟及教育環境,以促使公民的自我賦權,因此,本文提出相較於傳統代議士民主的菁英參與著重在政治社會化的過程的模式,更應該重視網絡民主的全民參與,即公民自我賦權的過程,如下表所示。

 

伍、結論

 

現代社會民眾的公民參與都面臨兩種選擇:平等或效率。個人和群體組織公民社會組織(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CSOs)追求集體利益和參與公共事務,不外乎要求公共政策的平等或效率。平等意指道德或法律上適當行為標準的主張(規範要素),效率指關於事實的主張(經驗要素)。然而在真實世界,政治論證幾乎永遠包含規範和經驗要素。網路民主一種價值承載(value-laden)的理想,代議士民主是經驗的現實,但網路民主不必然就是空中樓閣,代議士民主和網路民主關於公民參與的邏輯不同,但促進公民參與以維持統治合法性的目標卻是相同的。

公民參與可以定義為:「政府在建構和執行意義上操作民主政治的主要工具。」一個政府的可信賴程度,取決於它對公民參與的態度,有學者就認為:「有效的參與需要權威,有效的權威需要參與。」(White, 1990:232)當討論到現代公民權的時候,政府應採取「促進公民參與」政策主張,促進對公民「賦權」,政府因此日常地宣示對公民參與的承諾,讓公民對於直接影響到他們的政策和服務有表達真實意見和選擇。在全民參與的實踐上,政府釋出部分的權利換取民主合法性的增強,而全民參與的基礎在於就業,就業提供生產力和收入,給人一種穩定感,才能融入社會生活,也才能由時間思考打破對政治體系的認命觀,進一步參與公眾事務,此即「公民即就業者」(citizen as worker)模式。

 

參考書目

Palmer著,嚴平譯(1992)。《詮釋學》。台北:桂冠。

吳乃德(1999)。「家庭社會化和意識型態:台灣選民政黨認同的世代差異」。《台灣社會學研究》,第三期(1999年7),頁53-85。

洪漢鼎著(2002)。《詮釋學史》。臺北:桂冠。

Benhabib S,(1996). Toward a Deliberative Model of Democratic Legitimacy in Benhabib S ed, Democracy and Difference, pp.67-94. Princeton, N.J.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Bessant, Judith.(2004). “Mixed messages: youth participation and democratic practice.” Australi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Vol. 39, No.2(Jul2004), p387-404.

Bohman, James.(1996). Public Deliberation: Pluralism, Complexity,and Democracy.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MIT Press.

Dahl, R.(1989). Democracy and Its Critics. New He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Fishkin, James.(1991). Democrcy and Deliberation: New Directions for Democratic Reform. New He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Hirschman, Albert O..(1970). Exit, Voice, and Loyalt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Hsi

 

123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勞資關係  勞工立法  就業安全制度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勞動法規勞工行政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勞工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