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網路時代的公民實質參與
網路時代的公民實質參與
行政趨勢2016/11/30 汪正洋 人氣:2211
facebook分享
字級:

程,其作法是透過網路提供民眾有如親臨現場一般的公聽會影音實況以及相關的文件資料。例如:政府可先行公告公聽會的舉行日期,而且將這些會議在網路上即時轉播,讓無法親臨會議的民眾可以透過網路觀看會議的進行;或將其錄音錄影並以數位化的方式儲存在網路當中,以使民眾在其方便時間觀賞(許立一,2011)。

 

參、公民參與與網路科技

 

一、公民運動的浪潮

自二○一○年起,一波全球公民運動風潮從突尼西亞爆發的「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開始,掀起了「阿拉伯之春」的公民革命浪潮,先是迫使突尼西亞總統班阿里流亡海外,隨即也使長期執政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宣布卸職,更蔓延至葉門、巴林、利比亞等國,至二○一二年六月,共計推翻了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與葉門等四個國家的政權。而這股浪潮就是透過社交網站和手機快速傳播,演變為人民革命。

與此同時,在美國出現了「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在二○一一年九月,上千名示威者在紐約華爾街的「祖科蒂公園」安營紮寨,抗議財團壟斷社會資源的現象,並在數週內透過網路與媒體的傳播而發展成全美五十多個城市響應的全國性社會運動。

而在二○一四年三月,臺灣也出現了震驚全世界的「佔領國會」事件。由於執政黨將「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在未獲得全民共識下在立法院強行闖關,多個公民團體相互串聯,透過網路號召群眾佔據國會長達三週之久。同年九月,香港也出現了為爭取港人普選權利而發動的「佔領中環」事件,持續長達七十九日,方在港府軟硬兼施的策略下結束。

上述近年舉世矚目的公民運動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透過網際網路迅速而無遠弗屆的力量,快速號召人民加入,使公民運動的效果更加顯著。由此看來,現今不論是公民社會欲和政府之間建立制度性的對話,如前述線上公共諮商與網路公聽會,或是欲和政府之間進行激烈的對抗,「網際網路」都是傳遞訊息、擴大效果的必要途徑。是故,有學者認為,未來的公民意識將是一種「科技公民意識(technological citizenship)。

二、網路科技助長公民參與

科技公民意識的概念是由法蘭克菲爾德(Frankenfeld)於一九九二年時提出的,他認為科技公民身份構成了在複雜的科技社會中新的「社會契約」(引自范玫芳,2008);因此,透過網路科技,將政治權力從菁英手中奪回,重新交給平民的理想,終於可能成真。這種資訊與通信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的應用於行政和政治過程中之現象、以及其對民主之實現所產生的影響,即稱為「電子化民主」(electronic democracy)或「數位化民主」(digital democracy),亦即應用現代資訊與通信科技以協助各類民主價值的實現,其主要工具是以電腦與網路作為憑藉以進行溝通或傳播之「電腦中介傳播」或「網路中介傳播」。在數位化民主中,藉由現代化資訊與通信科技以協助人們建立其民主(項靖,2004)。

不過,網路科技對民主參與而言,也不盡然是妙藥良方,儘管網路的可及性、方便性、平價性與互動性將吸引更多的人,尤其是原本無法參與者,進入創造於其中的政治場域,幫助消除傳統世界中政治參與的不均。但亦有論者認為數位化民主也可能變成殘害民主的毒藥。他們憂慮科技可能會為有權者所控制,造成權力更為集中,使有影響力者擁有排除特定公民參與的潛在權力,導致有影響力者與無影響力者之間的權力更加分化,反而形成集權與獨裁。其他尚包括技術性限制、經費資源的限制、公民缺乏使用科技必須的能力、公民對於科技的負面觀感、政治意志的缺乏以及政治文化相關因素等;悲觀者甚至指出網路科技對民主帶來的樂觀前景只是一種迷思(項靖,2004)。

所以,儘管表面看似蓬勃發展的網路公民參與,似乎還有些必須克服的問題:

資訊技術的困難:

運用網路來促成公民實質參與,有兩個十分嚴峻的技術問題必須克服;首先是數位落差(digital divide)的存在,如果無法克服,則即便只是實施網路投票,都會造成參與的不平等,破壞了民主實踐。數位落差概念來自於網際網路的興起與應用。聯合國世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將數位落差定義為「不同社經水準的個人、家戶、企業和地區,在其取用資訊與通信科技(ICTs)的機會上,以及在他們使用網路從事各類活動上,所呈現出來的差異」(引自項靖,2003:135)。而所謂「數位落差的縮短」,就是「使人民有公平的資訊取用機會及具備適當、足夠的資訊素養及基本資訊應用技能,公平享受資訊科技所帶來的生活及工作上的便利,以免在資訊社會中成為資訊相對弱勢」(林嘉誠,2002:43)。另一個問題則是技術上任何網站都必須面對病毒與駭客的侵入與破壞,否則勢將傷害任何透過網路互動的公民參與所得到的結果的公信力(劉久清,2004)。

審議民主的限制:

一九九○年代以後對於代議民主的批判,使愈來愈多的學者轉而重視審議式民主,認為審議式民主是公民授能(empowerment)、解決社會衝突並強化政府決策理性與正當性的良方(黃東益、李翰林、施佳良,2006)。然而,儘管對於審議式民主的倡議方興未艾,卻都是植基於人類應當有足夠的意願、理性與知識去討論公共議題的前提上,亦即深信「公民意識」的可能性。不過現實的狀況恐怕沒有那麼樂觀,即便公民有參與意願,且考量公共利益,但是否每位參與審議的公民都有足夠的資訊與知識討論公共議題,仍難免令人質疑。結果就是審議論壇經常被菁英的力量滲入、控制,而缺乏專業知識的公民,在時間有限的討論中所能做出的貢獻也往往非常有限。

公民素養的問題:

無論是哪一種民主政治,公民的素養絕對是最關鍵的要素。但一個擅於操作資訊科技、甚至運用資訊科技參與民主政治活動的人,不見得真正具有民主政治的素養;一個資訊化程度很高的政府,也不見得是一個運用資訊科技維護民主的政府;相反的,還可能用來箝制民主自由的發展。因此許多政治學者認為,資訊科技所能取代民主政治的部分絕大多數是「技術面」的問題。網路上的互動常是一種「匿名式的螢幕對螢幕溝通」,其所構成政治行動的品質,有時令人感到悲觀。為了驗證網路空間是否可以進行審議式民主,巴柏(Barber)引述網路聊天室中「典型對話」充滿淫亂之言,來說明網路空間缺乏理性溝通的實況。所以民主政治的實質內容是無法以科技化來取代的,如分配正義、社會公平等,仍應透過政策辯論進行面對面的對談來實現(丘昌泰,2010;彭錦鵬、王文岳,2004)。

 

肆、結論

 

事實上,任何民主政治的發展,都必須誠實面對可行性及人文背景的考驗,儘管網際網路具備超越時空、多媒體、可累積、易搜尋、匿名性、同步/非同步等特性,至少在作為近期目標上,可以彌補若干既有代議民主寡頭化的弊病,又可救濟弱勢族群缺乏發聲管道之弱點,對於公民實質參與的實踐提供了一些機會,但同時也帶來了某些問題。因此,在思考如何利用網路來實踐公民實質參與的同時,更需要慎思如何讓權力菁英及社會大眾接受公民實質參與的概念;同時也要從各級教育中加強公民觀念的培養,才能建立一個理性的公民社會,提高民主政治的品質。否則,愈來愈多的參與,恐怕帶來的是愈來愈大的不安與混亂!

 

參考書目

丘昌泰。2010。《公共管理》。臺北:智勝文化出版。

江明修。1997。〈再造公民性政府〉。發表於地方自治與國家發展研討會。

李台京。2001。〈公共行政與公民社會〉。《政策研究學報》,1期,頁108-139。

吳秀光、許立一。2008。《公共治理》。國立空中大學出版。

林嘉誠。2002。〈政府資訊建設與公義社會〉。《研考雙月刊》,26卷,1期,頁32-44。

苑舉正。1999。〈公民社會與法治教育〉。《東海哲學研究集刊》,6輯,頁243-266。

吳瓊恩。2002。〈公共行政學發展趨勢的探究:三種治理模式的互補關係及其政治理論的基礎〉。《公共行政學報》,7期,頁173-220。

孟汶靜譯,Robert N. Bellah等著。1994。《新世界啟示錄》。台北:正中書局出版。

范玫芳。2008。〈科技、民主與公民身份:安坑灰渣掩埋場設置爭議之個案研究〉,《臺灣政治學刊》,12卷,1期,頁185-228。

許立一。2009。〈民主參與和公共治理〉。收錄於吳定等合著,《行政學析論》。台北:五南出版。

許立一。2011。〈從形式參與邁向實質參與的公共治理:哲學與理論的分析〉。《行政暨政策學報》,52期,頁39-86。

黃東益、李翰林、施佳良,2006,〈搏感情或講道理?公共審議中參與者自我轉化機制之探討〉,發表於2006公

 

1234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台鐵初等考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警專初等考  銀行  捷運  中油初等考  鐵路佐級  司法五等  地特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