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網路時代的公民實質參與
網路時代的公民實質參與
行政趨勢2016/11/30 汪正洋 人氣:2360
facebook分享
字級:

壹、前言

 

二十世紀人類政治生活最顯著之處即是民主政治制度的興起與盛行。惟民主的形式儘管可略分為直接民主與代議民主,但由於現今各國的幅員廣大、人口眾多、政治事務複雜,故多採代議制度。而代議制度的施行業已產生許多廣為人知的負面的效應,從早年孫中山先生設計「創制」與「複決」兩權,以救代議制度之窮,到近年政治經濟學興起,經濟學家如威瑪(D. L. Weimer)與韋寧(A. R. Vining)所提的滾木立法(logrolling legislation)、肉桶立法(pork-barrel legislation),或是杜洛克(G. Tullock)發表的尋租理論(rent-seeking),以及代理人理論中的「道德危機」(moral hazard)與「逆向選擇」(adverse selection),均在探討代議士悖離選民付託及公共利益的惡行惡狀。而這些問題導致公民對政治變得無能為力,於是對政治產生冷漠感、疏離感,進而減少投注於公共事務的時間以及注意力減少。

與此同時,另有學者主張透過行政機關來為人民謀取公共利益,從一九三○年代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New Deal)開始,一向重視市場機制的美國,為了挽救經濟大恐慌,竟轉向大政府之路,以至於後來瓦爾多(D. Waldo)以「行政國」(Administrative State)來形容美國行政權力與規模的大幅擴張。及至一九八○年代,公共行政出現了「新左派」與「新右派」的路線爭議,但卻不約而同的主張由行政機關扮演人民權益的守護者;其中新左派視公務員為「公共利益受託者」,甚至在黑堡宣言(Blacksburg Manifesto)中,主張將公共行政的地位提升至美國憲政的「第四權」,使之與總統、國會及司法體系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而新右派則是以承襲自「新管理主義」(Neo-manangerialism)的新公共管理(New Public Management)為核心,宣揚「師法企業」(Business-like)、「金錢價值」(Value for Money)與「顧客導向」(Customer-driven)等市場機制的運用,透過行政機關本身的績效提升來提供讓民眾滿意的公共服務。這種「行政中心論」式的改革,和新左派一樣忽略議會所扮演的課責角色,而主張以直接追求顧客滿意來善盡政府的職責。

然而,現實的經驗告訴我們,官僚體制事實上是一個追求自我利益的有機體,即使是我們努力地如新左派學者所說去建立一個「代表性官僚體制」(representative bureaucracy),仍無法保證文官能代表其原來社會族群的利益,而不會向菁英的階級利益靠攏。至於新右派的「顧客導向」,儘管若干程度上提升了公共服務的效率與品質,卻因為陷入工具理性的思維與對市場機制的過度崇拜,使政府決策經常淪為財團利益的幫凶,導致社會貧富差距擴大、官商勾結問題嚴重,民眾不滿情緒反而益見升高,從我國中央到地方層出不窮的BOT弊案可見一斑。

於是一九九○年代以後,主張直接民主或實質參與的呼聲日隆,使得民主政治的形式朝向以實質參與為基礎的公民治理轉型。再加上資訊科技的日新月異,使過去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公民直接參與治理過程,得以透過網際網路而獲得多次驗證的機會。

本文所欲討論者,除了公民實質參與的意義與利弊得失外,也包含網路時代來臨,對民主政治的公民參與所造成的各種正面與負面影響。

 

貳、公民實質參與

 

一、公民參與理論興起的背景

英國社會理論學者紀登斯(A. Giddens)曾提出著名的「第三條路」(The Third Way),主張放下過去的精簡政府與擴大政府職能之爭,認為當代人民有必要重構傳統對國家的理解,超越右派「把國家當做敵人」和左派「國家就是答案」的刻板印象,重新去認識國家在目前及未來應有的地位與角色(鄭武國譯,1999)。此外,亦即問題並不在我們需要大政府還是小政府,而是要深思目前的治理方式能否適應全球化的時代(鄭武國譯,1999)。另美國學者貝勒(R. N. Bellah)等人也認為,與其在限制政府權力與要求政府解決問題間打轉,不如將焦點至於政府應如何加強各個市民、社區和社會組織的自動自發精神及參與意願(孟汶靜譯,1994)。國內學者吳瓊恩(2002)也指出,公共行政學的發展歷經「節制/權威」、「市場/價格」、「社群/信任」三種治理模式;傳統公共行政和新公共管理均視公民參與為一種有礙行政效率的行動,或置公民參與於被動的角色,直至新公共服務觀的出現,方認知公民參與有利於組織、社群,與國家的治理。

因此,或許吾人應該跳脫政府的大、小之爭,而將過去僅由職業政治家與專業行政人員組成的政府,廣泛的納入民眾的參與,使政府的結構重組,重新思考行政人員與公民間的基本角色和關係,亦即成為一種合作的夥伴關係,促進公民的對話,使每個公民都有直接與平等的機會影響行政的流程與結果(吳瓊恩,2002),形成「公民」、「民選官員」與「行政官僚」三者所組成的全民政府。歐斯本(D. Osborne)和蓋伯勒(T. Gaebler)就曾指出,由社區自行參與的公共服務既省錢又有效率,將會是未來從事公共事務的主流(劉毓玲譯,1993)。

二、公民意識、公民社會與社群思想

公民參與政治的基礎在於「公民意識」的建立與「公民社會」的形成,而此二者又與西方政治哲學中的「社群思想」密切相關,茲分述如下:

公民意識:

「公民」(citizens)的原意即是「市民」的意思,早在希臘城邦時期就已出現。在從城邦國家形態轉移到現代民族國家形態的過程中,希臘「市民」的理念仍被保留下來,並強化其國家成員的身份,成為今日所謂的「公民」。但「公民」屬於一個特定的國家,「市民」則不必依附一個特定的國家而存在(苑舉正,1999:247)。根據盧梭(J. J. Rousseau)的說法,「公民」意在彰顯政治社群的成員對於公共治理的參與(引自吳秀光、許立一,2008:168);而人類在其能夠成為一個成熟的人之前就已經可以是「公民」,因為人在一出生之後,政府就必須對其履行三項責任:一是依法律賦予其自由;二是提供其物質生活所需並排除財富分配的不平等;三是建立公共教育體系,使人們從小便能熟悉個體與國家整體的關係(引自吳秀光、許立一,2008:102)。

而身為一個公民,其對於自身公民角色及其價值理想的自覺,即為「公民意識」(citizenship),或譯為「公民資格」、「公民身份」或「公民性」;最早將公民意識制度化的是古希臘城邦,尤其是西元前五世紀到四世紀的雅典,不過當時的公民意識與現在不同,當時的民主政治也與現在大相逕庭。到中古歐洲時期,公民意識的發展受到嚴重的壓抑,如十六世紀霍布斯(T. Hobbes)強調國家主權至上,公民必須對國家絕對的服從。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時,公民意識與民族國家的觀念結合,但最後的結果卻以拿破崙專權的悲劇收場(Faulks, 2000:22-35)。但也在同一時期,由於政教分離與民族國家的出現,國家的權力日益強大,公民也開始透過社會運動爭取權利,使國家更加依賴建立在共識基礎上的統治,政治菁英為了控制社會變遷,以及抑制社會運動,開始讓渡某些權利,因而使公民意識成為國家與人民之間的重要連帶。

但隨著時間的演進,到了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的交界,美國興起一種排除抽象思維,強調實用性的「進步主義」(progressivism),其著重於政府功能的研究,著名的公共行政大師如威爾遜(W. Wilson)、魏勞畢(W. F. Willoughby)、古德諾(F. Goodnow)等,均是這種意識形態的代表人物。雖然進步主義的改革在美國政治的成就有目共睹,如行政中立的推動、參議員直選和婦女的聯邦投票權等,但卻將美國政治學的研究焦點轉移至政府功能上。隨之而來的行為主義浪潮,更使政治學的研究朝向科學化發展,關於公民意識的研究因而日漸沈寂(吳秀光、許立一,2008:103-104)。

所幸,到二十世紀中期,由於社會學家馬歇爾(T. H. Marshall)的闡揚,公民權的概念再度受到重視,他在〈公民身份與社會階級〉(Citizenship and Social Class, 1949)一文中,將公民意識界定為「一種共享的身份認同」,是確保每個人都能被視為完全且平等的社會成員之重要關鍵(Kymlicka and Norman, 1995)。公民資格的組成要素包括了(引自孫本初,2007):

公民權利(Civil Right):如各項言論、結社、信仰等自由權,以及財產權、司法正義權等保障個人自由所需的權利。

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如參政權、選擇權等。

社會權利(Social Right):如福利權、繼承權、社會安全權等各項社會保障的權利。

以上這些權利是為了保障公民能在公共領域中,具有正當討論公共事務的自由。馬歇爾認為公民資格是屬於社會正式成員的一種地位,包括權利和責任的相對性。當公民對「公民資格」有自

 

1234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勞資關係  勞工立法  就業安全制度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法警  監所管理員  一般警察特考  勞動法規勞工行政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警察  警專警察  警專勞工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