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試論壇 - 日月「肇」命? 日月明功案之判決論述分析
日月「肇」命? 日月明功案之判決論述分析
司法趨勢2017/01/09 柳老師 人氣:1955
facebook分享
字級:

果關係外,尚須審酌該結果發生是否可歸責於之『客觀可歸責性』,祇有在之行為對行為客體製造並實現法所不容許之風險,該結果始歸由負責。而實務上於因果關係之判斷,雖多採『相當因果關係說』,但因因果關係之『相當』與否,概念含糊,在判斷上不免流於主觀,而有因人而異之疑慮,乃有引進『客觀歸責理論』之學說者,期使因果關係之認定與歸責之判斷,更為細緻精確。至於因果關係是否因第三人行為之介入而中斷,就採『相當因果關係說』者而言,其行為既經評價為結果發生之相當原因,則不論有無他事實介入,對該因果關係皆不生影響;而就主張『客觀歸責理論』者以觀,必也該第三人創造並單獨實現一個足以導致結果發生之獨立危險,始足以中斷最初與結果間之因果關係。易言之,結果之發生如出於偶然,固不能將結果歸咎於危險行為,但行為與結果間如未產生重大因果偏離,結果之發生與最初之行為仍具『常態關連性』時,最初自應負既遂之責。又刑法傷害致人於死罪之因果關係屬『雙重因果關係』,不僅傷害行為對傷害結果須有因果關係,對非一般行為結果之死亡部分(加重結果),亦須有因果關係」。

(四)加重結果犯之共同正犯認定:

關於共同正犯直接適用「交互歸責原則」(責任共同原則),在共同正犯間,一人既遂,全體既遂,全部的共同正犯都應該要負擔既遂的責任(共同、交互歸責),但共同正犯實行故意行為,而產生加重結果,是否還有交互歸責原則的適用,即有疑義(即是否一人負加重結果犯之責任,全體負責?)。

對此,加重結果犯本來就是故意犯與過失犯的結合,共同正犯只有在故意犯有其適用,對於過失犯的部分,本來就不適用交互歸責,應該單獨判斷其對於加重結果是否有客觀預見可能性,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50號判例認為:「共同正犯在犯意聯絡範圍內之行為,應同負全部責任。惟加重結果犯,以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若主觀上有預見,而結果之發生又不違背其本意時,則屬故意範圍;是以,加重結果犯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並無主觀上之犯意可言。從而共同正犯中之一人所引起之加重結果,其他之人應否同負加重結果之全部刑責,端視其就此加重結果之發生,於客觀情形能否預見;而非以各共同正犯之間,主觀上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有無犯意之聯絡為斷」,此一判例確立共同正犯是否有加重結果犯之適用,應該以每個對於加重結果在客觀上有無預見可能性來決定,並不適用交互歸責原則。

因此,本案死亡結果是否應該歸責予行為人(誰該負責),判斷重點即在於何人在客觀上已經能預見到死亡風險,卻延遲就醫。行為人等人雖深信被害人之身體變化為戒毒之症狀,然在私行拘禁程中,察覺被害人此一身體狀況,應該加以送醫救治,此種私行拘禁的延遲就醫,通常會導致死亡的結果,並沒有偏離常軌(通常情況均足以造成此一結果),因此該私行拘禁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的加重結果間,確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行為人等人對該死亡之結果在客觀上有預見之可能性,而該死亡結果雖非本意所在,然行為人等仍均應就該私行拘禁行為致生死亡之結果負責。

(五)共同正犯逾越問題:

我國實務見解以為共同正犯間,在合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原不必每一階段均參與,祇須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而共同正犯間之犯意聯絡,並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為必要,即有間接之聯絡者,仍包括在內,且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之聯絡者,亦屬之,而其表示之方法,更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是以共同正犯之行為,應整體觀察,就合同犯意內所造成之結果同負罪責,而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責(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878號判決參照);且共同正犯因為在意思聯絡範圍內,必須對於其他共同正犯之行為及其結果負責,從而在刑事責任上有所擴張,此即「一部行為,全部責任」之謂。而此意思聯絡範圍,亦適為「全部責任」之界限,因此共同正犯之逾越(過剩),僅該逾越意思聯絡範圍之對此部分負責,未可概以共同正犯論。至於共同正犯意思聯絡範圍之認定,其於精確規劃犯罪計畫時,固甚明確,但在犯罪計畫並未予以精密規劃之情形,則共同正犯中之一人實際之犯罪實行,即不無可能與原先之意思聯絡有所出入,倘此一誤差在經驗法則上係屬得以預見、預估者,即非屬共同正犯之逾越。蓋在原定犯罪目的下,祇要不超越社會一般通念,賦予見機行事或應變情勢之空間,本屬共同正犯成員彼此間可以意會屬於原計畫範圍之一部分,當不以明示為必要(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664號判決參照)。

本案行為人甲開啟了管教被害人的程序,在其授意下,由行為人乙、丁、戊、己、庚等人動手毆打被害人,強令被害人說出當天行蹤及編造出不實之情事,且指示行為人丙、乙、丁、戊、己等人,將被害人拘禁於默園房間內戒毒,其為本案之核心人物,已有不可或缺之支配地位,自應就本案全部犯罪(傷害罪、強制罪及私行拘禁致死罪,詳下論罪部分),負擔共同正犯之罪責。

雖然部分行為人並未參與後續之毆打、質問行為,但此些管教行為,係延續默園之前的管教模式而來,並未逸脫於之前管教程序的方式,渠等也都知道被害人尚在默園之內戒毒,並未離去,故可以預見管教程序尚未終結,對於被害人在默園內遭毆打、質問及寫自白書,當有所預見,依據前述說明,並非屬於共同正犯之逾越。

(六)本案並未得被害人之同意無阻卻私行拘禁罪之構成要件該當性:

法院認為,被害人的同意,根本是受到強暴、脅迫而來,而刑法第304條之私行拘禁罪,本來就是以「私行拘禁」或「其他非法方法」作為構成要件(開放性構成要件),強暴、脅迫就是私行拘禁罪的構成要件方法之一。因此,如果是以強暴、脅迫等方法獲得被害人的同意,自然就會該當本罪的構成要件,不用再去討論獲得被害人同意後,是否能夠阻卻本罪之構成要件該當性。

貳、本案阻卻違法事由之探討

一、本案非屬依法令之懲戒權行使行為

按依法令之行為,不罰,刑法第21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父母得於必要範圍內懲戒其子女,民法第1084條第2項、第1085條分別定有明文。據此,父母對子女的懲戒權(即體罰),得阻卻違法。而懲戒權的問題核心在於何謂「必要範圍」,實屬比例原則的概念。本院認為父母懲戒權可能會涉及子女的身體(傷害罪)、一般行動自由(強制罪)及人身自由(私行拘禁罪),父母為了行使親權(保護教養),可能會選擇一定的手段,而體罰是過往被認為最有效的方式,在目的(教養)與手段(體罰)的均衡上,應該從比例原則加以考量,且懲戒權行使的比例原則,也應該隨著教育思想的轉變,而有所調整,以前被社會普遍肯認的體罰方式,未必會被目前的觀點所接受,法律的解釋與適用,應該做相對應的調整。因此,懲戒權行使的目的(基於保護、教養的目的、充足的體罰理由)、懲戒手段的選擇(依其年齡適當的體罰方式、強度)及手段是否有助於目的的達成(孩子的錯誤程度、體罰方式是否適當),都應該在個案中具體被考量。

以本案而言,被害人已經超過18歲,是即將進入大學的高中三年級學生,已經具有判斷是非的基本能力,依如附表所示之相關證人之證詞及前揭被害人所就讀高中之綜合資料紀錄表顯示,被害人在校表現良好,也很聽行為人乙的話,並沒有任何前科非行,行為人甲已經認識被害人已久,看著被害人長大,自然知道他是個單純、善良、聽話的孩子,而被害人只是對102年5月18日當天上午返校的行程交代不清,在毫無證據可以證明其行為有重大違失的情形下,行為人甲就開啟管教程序,難認出於保護、教養之目的,亦無充足之體罰理由,且當眾賞人耳光是一件即為羞辱的行為,行為人甲等人的體罰方式除了要求被害人坦承當天行程外,另以當眾賞耳光及多人見聞(默園裡面的大人及小孩)方式為之,依此客觀環境判斷,並非適當的體罰方式,況行為人丁、戊、己、庚為成年男子,正值盛年,竟當眾持水管輪流毆打被害人,造成被害人受有傷害,這樣的體罰方式無法認為合乎比例原則。對此,默園裡面的孩子也於本院審理時表示非常

認同這樣的管教方式,甚至表示以後有機會一定會離開默園。因此,行為人甲等8人所涉犯之傷害及強制罪,並無上開阻卻違法事由。而被害人並無忍受公然毆打、責問管教,以屈打成招的方式透露其當天行蹤之義務,或經由此種方式,被迫說出虛偽不實、荒謬情節的義務,更沒有義務將這些事情寫下來,故行為人甲等人,以此種方式,侵害被害人意思形成、決定及實現自由,而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自然該當強制罪。

至於刑法第304條強制罪之「手段與目的間可非難性審查」(關於強制罪的可非難性審查,可以參考臺灣高等法院95年度上易字第825號判決之說明),主要在於審查強制行為是否具有社會倫理上的不可容忍性,比較細緻的審查標準包含:利益衡量原則、輕微原則、違法性原則、國家強制手段優位原則、欠缺關連性原則,而本院認為父母懲戒權的必要性判斷,其實就是在審查手段與目的是否合乎比例原則,與前述之手段與目的之可非難性審查幾乎相同,故法院認為在涉及懲戒權的案例事實中,只要一併審查懲戒權是否必要即可,若屬不必要的懲戒權行使,就足以認為具有不法內涵。

二、本案以為被害人戒毒而私行拘禁並無緊急避難之適用

按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

 

123
文章評分 /
(總共0人評分過)
作者介紹 /
延伸閱讀 /
留言
 (留言內容僅限發表與本篇文章相關的討論或感想。本站有權直接刪除任何留言內容。)
留言規則:
‧發表的意見內容,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廣告文之內容,國試論壇有權刪除。
‧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留言。
熱門標籤

司法特考四等  一般地方特考  一般行政  考試科目  司法考試  司法特考三等  地特一般行政行政  司法特考五等司法特考  國營事業  台電  郵局  台水  台糖  中油  行政  地特一般行政司法特考  司法特考五等初等考  台鐵監所管理員  法院書記官  法警初等考  台鐵警察  一般警察特考  警專錄事  庭務員